农分期创始人:论由农机切入金融的正确方式
分类:理财天地 热度:

12月21日消息,昨日在2016亿邦未来零售大会农村电商论坛上,农分期创始人兼CEO周建发表了《由农机切入金融,建立农业生产者的征信体系》演讲,他透露,从整个市场看,农机金融市场的需求,全年销售是4千个亿。而农分期的征信模型主要通过两个方面体现:一是个人信息、年龄等软信息。二是通过落地有效信息收集,进行农村征信,确保信息的真实性。

2016亿邦未来零售大会由本站主办,思路网协办,于12月19日-21日在广州白云万达希尔顿酒店举行。国内外电商领域知名企业高管、专家学者、媒体代表共计2000余人出席。

12月20日当天,大会设置了农村电商专场论坛,邀请到淘实惠联合创始人钟俊海、深农电商总部总经理、大白菜科技董事长陈磊、云商之家创始人刘桂梅、51订货网董事、副总裁杨国华、果乐乐创始人陈功伟、农分期创始人兼CEO周建等多家奔走在农村电商第一线的互联网科技企业、农村电商高管。

本届大会以“新物种、新规则、新电商”为主题,包括两天的主论坛、五场分论坛、电商经理人之夜以及马蹄社和亿邦疯人会等系列活动。值得关注的是,在本届大会上,电商产业所熟知的如阿里巴巴、京东、唯品会、当当、亚马逊等面孔都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全部是新生代的零售平台和品牌商阵营,反映了电商领域正寻求破局、寻找新增长的行业心态。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是演讲实录:

周建:大家好!非常感谢本站,我是农分期的周建。

农分期通过农村金融服务来撬动农业机械和农村金融的互动。刚才有很多朋友提到农村的消费市场,在我们可探索的区域里,农分期负责探索的是以农业种植为主的经营市场。中国有农村户口两三亿人在农村滞留,大多是老弱妇孺,有很多已经在县城里买房子,还有一些在城市里打工,在城市打工的人已经逐步城市化,大部分的时间在城市里,只是偶尔回家过年和过节。以前有个投资人给我打电话,说要创建一个企业,在农村乡镇提供较好品质的猪肉,问这样的市场情况怎么样,或者未来的前景怎么样。我问他是不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去农村的?因为那时候会发现农村都是人,但过完年、过完节之后,农村没有人了。农村的真实现状是大部分人离开农村,农村消费场景会往上走,进县城和城市,这是农村群体迁徙的趋势。

农分期创始人:论由农机切入金融的正确方式

农分期创始人兼CEO周建

农分期服务的是留在农村的群体——种地大户。农分期前期针对这些用户进行了清晰的分析,这些人在农产品的生产环节都有需求,早期我们采用的是农产品撬动生产资料需求的方式。

目前农分期主要业务是帮助他们购买农机。农村土地要实现机械化、规模化,劳动力离开农村后,对机械化的需求迅速暴露出来,所以我们在农村推广机械化应用,通过金融服务实现机械化。

从整个市场看,农机金融市场的需求,全年销售是4千个亿。农机和汽车不一样,汽车会开十年、八年,农机的使用寿命短、使用频率高,生产期的时候每天都在使用。农机购买成本高,农户无法购买所有的机械,而是按照农忙季节实现生产机械全程化。目前耕作、播种、植保、收获等环节正在逐步实现全程机械化,覆盖农作物主要是玉米、水稻、小麦、马铃薯等。

我们在农村探索的时候发现,很多农户是白户,征信空白,依赖传统征信模式去授信,难度比较大。农户单贷款额度比较低,和消费金融(只有几千和几百块钱)没有办法比,虽然农户有几万,但相对开发资本比较少,而且无固定资产可以抵押。农户所持有的土地,大部分是通过租用,地租和收入有直接关系,一旦一天不交地租,土地就会被收走。

基于农户群体的征信瓶颈,无法很自然、很简单的授信。目前整个行业有一些体现:一是传统金融机构,需要抵押,没有较强的授信意愿或者信用性的授信,因为牵涉到生产资料和机械的流通环节。二是互联网金融机构,很少做农村生产金融,蚂蚁金服一直在探索,但目前还没有探索出来。三是农村传统借贷市场,以民间借贷和自筹为主,但农民现在不愿意去借贷,不愿意欠人情。四是农村的金融创业场景,土地分散、配套分散、互联网环境落后,即使有智能手机,但很少用,很多创业企业很乐观的想在农村给农户推广APP,但现实情况是他们不会用,而且没有使用习惯,也很难在短期内形成。

农分期的定位是农业生产升级金融,在农业升级环节,通过农机撬动生产资料。虽然农分期有线上平台,但业务只有不到10%来自线上,线上的需求比较少,大部分来自线下。目前我们在各个县域城市有服务网点,网点有自己的专职员工,白天基本上在村里,和村的种地大户在一起,挖掘信息、挖掘需求、录入系统,再由系统完成审批。

农分期的还款方式比较灵活,和传统的金融机构不一样,农户种完一季还一次款。比如,安徽一年两季收成,可以分一年半还完。因为庄稼生长期间,农户没有收入。核算经营损益时,需要考量农户在农忙以后才有收入,其它时候没有办法还款。这也是切入生产环节比较特殊的一点。

农分期的征信模型主要通过两个方面体现:一是软信息,包括个人信息、年龄、征信,还有配偶属性(是不是和配偶共同经营)。农分期的客户基本上是42岁,没有孩子很不正常,如果孩子在家没有工作,也不正常,这是我们判断的依据。除了个人属性、家庭属性,还有财务信息,目前很少有互联网金融公司和财务公司核算农户的财务信息,而农分期是比较详细地去核算农户的财务信息。早期介入农户的信息,后期关注他的变化,可以自动算出他的权益积累,还可以在农户的经营过程中算出经营损益。通过这样的方式控制农户的风险,并对农户进行定性,效果比较显著,目前大概是4‰左右的风险。

还有一个方面,除了帮助农户做金融授信之外,农分期还尝试做一些农村的征信。通过落地的有效信息收集,确保信息的真实性,并实时更新用户的动态数据。让农户自己通过网上提交信息不太现实,只能由服务团队早期落地去监控信息的变量。农分期每个客户经理负责三到五个镇,长期在这些镇之间走访了解,发现家庭情况发生变化、经营状态发生变化的时候,会及时录入系统,除了早期的信息之外,动态信息也会及时跟进系统。

农分期给农户提供的利率是12到14之间,蚂蚁金服在线下也是12左右,中国农信合大概是18左右。同时,相比其他金融服务机构,农分期没有公务员担保、抵押等要求,大大降低农户金融诉求的准入门槛。

逐步网络化很重要,但农户网络化的推广工作很麻烦,目前我们是主要通过扫微信来体现,尝试参与微信互动,但效果没有那么好。农分期的服务队伍深入一线,全职团队全部进村、住县,员工很多是刚毕业的学生。农分期每年都会校招几百人,现在的下乡员工已经有几百人。

农分期的资金合作机构,主要是云南信托、苏宁金融、南京银行、众安保险等,农户需要购买什么,直接对接金融机构,由农分期做信用收集和审核,资金方直接下款就可以,因为他们没有农分期这样的审核能力。

农分期业务已经辐射江苏、安徽、河南、江西、山东、湖北、河北等省份,覆盖1万个村左右,监控信息变化的客户有22万户,业务客户有近2万户。目前,农分期已经进入国内农机销售企业的前五,与一线的农机品牌均有合作。很多农机厂家看到农分期的体量,都会主动找上门。

早期,我们反复研究农资的流通、其他生产资料的流通,发现小农户的农资,服务他们没多少钱可赚,只有种植大户有钱赚,前期他们没有钱,只能赊销。农分期为什么可以撬动农村生产资料的需求?因为他们需要赊销。当我们有赊的能力,才有销的能力,才能服务更多农村的规模大户。

上一篇:大白菜+陈磊:泼农村冷水 生鲜还看大玩家 下一篇:阿里1688年货节开幕 透露B端新动态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