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大基因官鑫:高冷基因产品如何接上互联网
分类:消费指南 热度:

12月20日消息,在2016亿邦未来零售大会大健康电商论坛上,华大基因互联网发展中心总监官鑫发表了《严肃高冷的基因产品,如何接上互联网地气?》演讲,他分享了华大基因在启程“互联网+基因”的道路上如何推广“我的健康我做主”理念,让基因产品变得不“高冷”,并指出了当前的三个“痛点”和六个用户需求“关键词”。同时也分享了在和线下医院合作做O2O的时候的一些经验,以及华大基因未来的发展之路。

2016亿邦未来零售大会由本站主办,思路网协办,于12月19日-21日在广州白云万达希尔顿酒店举行。国内外电商领域知名企业高管、专家学者、媒体代表共计2000余人出席。

12月20日当天,大会设置了大健康行业专场论坛,邀请到华大基因互联网发展中心总监官鑫、蓝信康创始人兼CEO刘凯、马应龙电商副总经理吴昊、百洋商城CEO廖光会、桃谷科技创始人张守川等多家奔走在大健康第一线的互联网科技企业、医药品牌电商高管,而原康爱多CEO、现广州赢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燕雄则担任主持。

本届大会以“新物种、新规则、新电商”为主题,包括两天的主论坛、五场分论坛、电商经理人之夜以及马蹄社和亿邦疯人会等系列活动。值得关注的是,在本届大会上,电商产业所熟知的如阿里巴巴、京东、唯品会、当当、亚马逊等面孔都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全部是新生代的零售平台和品牌商阵营,反映了电商领域正寻求破局、寻找新增长的行业心态。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华大基因官鑫:高冷基因产品如何接上互联网

华大基因互联网发展中心总监官鑫

以下是演讲实录:

华大基因在基因行业是领先者,但是我们在互联网行业是小学生,我们做了一些稍微跨界一点,把互联网的东西引进到基因行业中。今天标题也是主办方定的叫做“严肃高冷的基因产品,如何基上互联网地气”。

华大是谁?我们是全球最大的基因组研究中心,全球最大的基因学研究中心,除了美国之外,我们是代表中国拥有核心的次序技术的公司,我们收购了美国一家次序公司,让我们拥有了前端的次序研发能力。我们在基因行业算是领先的。因为我们成立的时候没人参加人类基因组计划。

在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时候,五个国家一起用了13年花了13亿美金做这个事情,现在我们可以做到几千亿美金干这个事情。

我们的使命,刚才和嘉宾聊天的时候还在聊,“基因科技造福人类”。在互联网这个事情上主要带着情怀做事情。很多人说做电商是节约成本、获取中间环节,获取更多收益。我们不从商业角度做互联网,从推广、理念的角度做互联网。我们推广全民健康的理念、推广我的基因我做主的理念。我们做互联网如果把这样的理念推给用户,我们需要的这些商业模式可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们老板经常在会议上开玩笑说我们首先为人民服务,人民币可能就自己为你服务了,所以我们不用太多的考虑商业模式的问题,我们更多推广“我的健康我做主”的理念。

我们医疗方面三大方向:

第一,肿瘤。

第二,生育健康。

第三,病原微生物。

这个图中间还是“我的健康我做主”,不管医疗还是平时健康都是秉持这样一个主题。

我们做互联网也是为了做这样一个事情,把这样的理念推广给用户。

什么叫“我的健康我做主”?

第一,应该让用户知道,你知道的知识。某些医生在传统医学体系中没有太多介入到基因的知识,包括用户是更难知道知识的。通过检测以后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生命密码。

第二,要改变,通过检测,根据检测数据做一定的干预。

通过这样一种情怀和初心开始启程“互联网+基因”的道路。

我们这几年有一些经验,有一些词:

第一,“跨界”。这个词在很多行业中:一是“互联网+”这个词语另外的解释就是跨境。在医疗行业的跨境是最蓝的。二是行业特点;三是行业利益格局。去年参加过一个重构医疗的论坛会议,最开始有一本书叫做《颠覆医疗》,后来变成了《重构医疗》,这是我们做跨界的事情里发现的利益格局的问题,我们会纠正我们一些动作。

第二,“痛点”。如何接地气,如果从互联网思维角度来讲看看痛点是什么,有三个痛点:

一是很高冷,用户没有参与感,认知低、无粘性。

二是由于知识普及的不足,用户不认为是刚需,购买意愿低。

三是现有基因检测服务模式与消费者用户隔离,品牌认知度低,无法积累自己的用户和粉丝。

用户的需求是什么?

一是有用;

二是有趣;

三是有钱赚;

四是方便;

五是懂我;

六是社交和约。

这六个词语和用户痛点如何结合,就能够把高冷的东西变的接地气。

我们做了这么几个事情:

第一,“有用”。我们会讲一些故事,比如说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候有一个节目叫做千手观音,聋哑人表演了特别优美的舞蹈。这些聋哑人里只有两个人是天生的耳聋患者,剩下11个人都是天生的耳聋的携带基因患者,他们不应该成为耳聋患者的,他们通过两三百的基因检测知道自己有携带基因,后面整个人生中不碰一种药物或者不被扇很重的耳光,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模一样。这个密码如果每个人都知道的话,这个故事传递给用户以后,用户自然产生很强烈的购买意愿。

另外一个节目叫做《中国梦想秀》一个小女孩,在舞台上表演很多节目,但是她的哥哥是智力低下的孩子,人生非常痛苦,她做了基因检测,做了一些干预,她就是正常人。通过这些故事传递给用户,用户需求自然会产生。

这是关于肿瘤的,我们在逐步完善和成熟中,预防治疗,包括后期的治疗过程中的监测,早期筛查也会有用。

第二,“有趣”。在基因检测高冷的事情上怎么做到有趣,我们准备了这样几个产品,把关于喝酒的基因来做。传统某些体检中心也有喝酒能力的基因检测,给你一个报告,这是体检中心的玩法。如果是互联网玩法是怎么样的?我给你一个盒子,你关注我的微信号,给你一个APP,这是每个人的报告,基因,代表乙醛和肝代谢的分解能力,还有你的排名,我是1万多用户里排名倒数第二,如果想更深入的看里面有很多深入知识,包括喝酒的时候怎么避免痛苦。我们和一个公司合作有吹起的检测实时究竟含量,可以做更深度的社交玩法。

关于减肥的,可以看看天生易胖体制,控制饮食,加强运动,碳水化合物代谢,给你一个分析。如果检测出来是易胖体质应该更加加强运动,因为你比别人天生落后了,如果不是易胖体质,既然不易胖现在这么胖更加应该运动。

我们可以做到,轻采样、娱乐化、游戏化、社交化,主要目的是降低门槛,让用户参与进来,积累粉丝,最后要做的是让他知道基因检测在你身边。

有趣、约、有用,我们基本上上解决了两个痛点。

现有基因检测服务模式和用户隔离特别深,怎么办?我们看看用户有哪些需求?第一,想便宜;第二,方便。基因检测为什么高冷,除了技术高冷之外价格也很高冷。我们可以想想办法让用户发现不是那么贵,也可以方便一点,我们做了这样的尝试,刚才两个基因检测用的是99元售价,为什么定这个价格?我们认为100以内的东西就是便宜的,不管我们的成本是多少,我们就定99。

还要方便,用O2O的方式做,开始做官网直销,去高档的有背书的当地比较好的私立医院帮助我们做服务,用户以前体验去公立医院,很麻烦,我们服务是在官网上买,跑过去在高档医院采血,填写知情同意书和检测报告,填写完成以后带领你的抽血,把你送出去,不用排队,让用户又便宜、又方便。

还有一个需求就是“懂我”,一会儿再聊。在做O2O的时候我有一些经历:

第一,哪些线下合作单位和我们在理念上一致、在逻辑上是认同的、在财务上可以灵活方便变换、角色上可以不抢,我们找一个公立医院,聊完以后发现即使它很愿意但是财务体系过不去,找了一家深圳最牛的儿童医院,这个医院说挺好的,没问题,我们财务体系很开放,但是我们太牛了,我们担心如果有一个用户的医患关系的投诉是因为你们来的,我们不知道应该谁处理,我们不希望用户产生投诉,我们自己的事儿应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如果因为你的服务带来的投诉,不可控,我们不愿意处理。最后找到一家医院,聊完以后下电梯的时候发现电梯里贴了一张通知,关于某医院某某月、某某日开展用互联网思维做医院的决议。我发现我找对人了,这就是我的第一家医院,开始了合作。大概大半年以后,那家曾经拒绝我的医院主动找我说加入我们的O2O模式。所以,一定要找到和你理念一样的一些人,不管怎样O2O核心都是线下。

华大基因官鑫:高冷基因产品如何接上互联网

还有一个关键词是“自媒体”。王宝强事件很容易想到基因检测很基础的应用叫做亲子鉴定,做互联网要有思路把这个结合起来,在华大科学家中我们是最奇怪的一拨人。

“粘性”,我们曾经被隔离很久,好不容易有用户,一定要做粘性,一些基本的方法我们都在尝试,比如说积分、社区等等,在这个事情上我们只是互联网的小学生,我们还在学习,基因检测不是医院做的,是基因公司做的,好不容易成为我们的注册用户,怎样提高他们的粘性。

“B2B、B2C”,如果是一直漂在线上也是永远不能接地气,我会到处跑和大家见见面,我们会邀请深圳平安银行、西南财经校友会等等大客户到我们这里来参观,我会告诉他这个地方是接待过比尔盖茨、马化腾、马云、总理们的地方,可以享受同等待遇。我们还会走出去,到邮储银行推荐我们的工作。今年会继续加强这个事情,和金地地产去给别墅业主做讲座,他们很愿意,因为现在物业和社区找突破点已经不局限于维修,希望把健康植入进去,自然就和他们有一些结合。

“众筹”,众筹这个词语,新型自行车、新型电动车,但是我们玩科研众筹,曾经科学家发表文章很牛的,署名是自己,其实我们做基因检测需要用户的检测数据,可以邀请客户和我们一起做科研。你为这个事情的贡献,也许这个领域的贡献都是因为你当年的数据贡献。

“懂我”,我们知道健康互联网的闭环是这样的,从科普咨询到粘性互动、到参与购买、到交流。我们懂用户,用户一直和我们讲你不要给我检测,不要讲体重、数据是这样子,减下来,所以检测以后我们会发现既然检测这么多,把检测全部做APP帮你做全方位的检测,这是互联网医疗公司也会做的,我们把基因检测的东西结合进去。

检测完成以后怎样干预?我们基因检测技术除了做检测还能够干什么?我们可以检测食品,哪些保健品效果最好?我们检测有效成分、有害成分。我们自己可以做一些产品和用户,如果市面上找不到好的我们自己做。我们做的肠道营养,老百姓在讲改变餐桌,米应该从大米换成小米,我们的肉应该由猪肉换乘鱼肉,我们用科学技术降低成本,让老百姓餐桌都改变,所以我们提供益生菌、小米、各种零食。

我们老板提两“zhi”:“肤质”、“体制”。优选这条线就是把别人的枸杞、灵芝拿来测有效成分是不是最高的,我们的枸杞比普通差的枸杞增加5-10倍。

总结这么多以后,左边是资讯、右边是检测、优选、营养,下面是B2B、B2C入口等等,我们形成了现在互联网平台的大致架构。

未来要做的事情是做精准营养、做开放平台,能够把我们的数据、把我们的用户链接起来,基因只是解决人类健康的?,医疗、大气、空气、水质都和健康相关,所以我们需要和别的公司合作,一起建立这个生态系统,一起造福老百姓。我们提供资讯、结合线上线下医疗健康的资源,一起给用户提供个性化精准医疗方案。

希望能够找到更多的合作伙伴,我们一起来做基因合伙人,我们页面上有合作的模块,有各种各样的合作申请,每个合作伙伴都可以加入。

综合一下,我们接地气的事情:

第一,找准用户需求。

第二,看看我们的痛点是什么。

把产品、用户需求和痛点联系起来,我们不要永远漂在线上,我们跑到线下去,要么让别人到我们这里来,要么我们走出,所有的一切都是让高冷的基因检测、产品、服务能够接地气,走到老百姓中间去,最后才能够实现基因科技造福人类的愿景,谢谢大家!

提问:咱们这个可以合作,如果说和我们肿瘤药企怎么合作?

官鑫:基因检测在肿瘤的应用正在成熟阶段,我们有游离DNA,在血液里,可以帮助病人看药物对肿瘤的效果,还有就是开发药物。应用层面和很多医院做用药以后的监控,叫做靶向用药,可以找到合适的药。

提问:我觉得这个基因检测是低频的动作,我想了解现在会员的活跃度情况?还关心你的盈利模式。

官鑫:首先,在活跃度这个层面上,因为基因检测是很低频的事情,我们有两种:

第一,改变供给端,改变服务本身,如果服务本身是高频的,这个就可以变成高频。我们另外一条线肠道菌群,这个可以经常测,现在有点贵,甚至每个星期看一个肠道菌群的情况。

第二,我们公司代谢层面的维生素、荷尔蒙的检测,这些都是很高频的。

第三,我们用社交的方法,让他们经常互动起来,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方向,比如说究竟基因检测,我的想法是未来某一天可以变成一个很大的APP,很好玩的游戏APP,但是不同的是你玩游的时候你的数据都是假的,但是关于喝酒场景化社交和娱乐,那个数据是真的,这个可以让用户活跃起来。

关于盈利模式,在整个华大来讲很大,我的互联网事业部不太需要盈利的,因为我们可以和华大盈利的产品线带来用户,带来他们的收益就可以了,如果把这个事情当做创业的想法来做可能要看看成本、收益和盈利模式。我们未来要做生态系统和开放平台,我相信它的盈利模式一定是有的,所以我们暂时不考虑这个事情,更多考虑怎样解决三个痛点。

上一篇:Uber承认无人车误入自行车道 正修复缺陷 下一篇:姚劲波:房地产难做 58明年重点汽车和招聘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