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分类:今日头条 热度: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九点半导语

全国迎最严重雾霾!如果这种雾霾是长期的,那像北京这样的都市将发生什么?健康危险不用说了,目光放更远一点,雾霾正在造成“脑流失”。

全国迎最严重雾霾!

今天(12月20日)大雾橙色预警信号与霾橙色预警齐飞…北部城市雾霾情况全部500起。一大早打开窗户,还以为到了仙境。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25号结束后红色预警变血警!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坚持出门的,我敬你是条汉子

一项持续了二十年的研究表明,当空气中PM 2.5的浓度长期高于10微克/立方米时,死亡风险就会上升。浓度每增加10 微克/立方米,总死亡风险会上升4%,心肺疾病带来的死亡风险上升6%,肺癌带来的死亡风险上升8%。(这些是在果壳网看到的,不是朋友圈流传的那些健康百科养生类的谣言,九点半君还是比较相信这个说法的。)

危险?想逃离?来场说走就走的蓝天旅行?别傻了,因为……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北京9条高速路临时封闭

受大雾以及重度雾霾影响,京津冀地区,北京以南已无高速路正常通行。

京沪高速大羊坊出京;

京港澳高速杜家坎至市界双向;

京平高速吴各庄至市界双向;

京哈高速白鹿至市界双向;

大广高速金华寺至市界双向;

京台高速青云店至市界双向;

京新高速德胜口至太平桥进口封闭;

京昆高速六环至市界双向;

东六环太和桥至六元桥双向;北六环西向东进口封闭;西南六环千灵山至长阳双向封闭;南六环长阳至太和桥双向。

首都机场多个航班延误和取消,乘客排长队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截止12月20日06:00,因大雾天气影响,国内进出港航班取消如下: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戴口罩已经不行了,必须要佩戴防毒面具。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据说,只要人在雾霾下,肺泡就会死,只是快慢问题。所有防雾霾的手段,只不过让你死得慢一点。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08年,跟人说北京欢迎你,是句祝福。这年头,跟人说北京欢迎你,是个笑话。给大家看看微距下拍摄的北京雾霾空气。

雾霾下的童年

回想起好几年前看过的一个环保广告,画面中母亲抱着婴儿看着窗外浓烟弥漫,两人都带着口罩。当时还觉得夸张,如今竟成为现实。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一些雾霾严重的地区已经停课,但是停课又不是分数线变低了,该学的还是要学。面对空空的教室,有些学校的老师们依然坚持讲课,用手机直播给在家学习的同学。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当然,也有一些地方还在做表面功夫: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以前有说治霾靠风的,现在更厉害,靠心中的阳光了。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对孩子来说,雾霾是一种牢笼。

一到雾霾天,天性活泼的孩子就只能待在室内。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牢笼还是轻的,对孩子来说,这更是一种疾病。

“雾霾对孩子的危害比对成人更大。”北京儿童医院呼吸科专家秦强说,“从生理结构来说,孩子没有鼻毛,防御能力弱,雾霾更容易侵入;孩子的个头比成人小,离地面更近,更容易吸入雾霾颗粒物;另外,相同体积的颗粒物进入孩子身体,扩散开产生的危害比进入成人身体要更大。”

北京儿童医院休息区内,一到雾霾天,就会坐满了前来看病的父母与孩子。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董明珠说要让中国雾霾少一半?先看看雾霾成因

12月15日,董明珠在中国制造高峰论坛上的演讲中表示,她愿意拿她所有的资产投入到珠海银隆里。

董明珠称,她相信“从今天开始,全中国都用了银隆新能源电池,我们的雾霾天气少掉一半”。

单靠控制汽车排放是无法阻挡雾霾的

其实,单靠新能源电池让雾霾少一半这种事是不切实际的,雾霾的成因有很多,燃煤排放、汽车尾气等,主要还是燃煤这方面。

普通人通常很少接触能源、石化、炼钢等行业,所以对环保,我们通常的感觉就是汽车尾气、污水排放、甚至乱扔垃圾之类,事实上,虽然这些也是环境污染的一部分,但不是主要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中国汽车拥有量虽然增长很快,但跟美国等发达国家比起来还是不多的,发达国家汽车多年前就有很高的拥有量,但也没有出现象我国这样严重的雾霾。汽车和餐饮的排放跟燃煤比起来,也只是很小一部分。不论汽车还是餐饮,显然不足以造成如此严重的雾霾。

其实,要找到雾霾主要来源,其实也不难,就是看我们主要的能源来源于哪里,就很容易找到雾霾的真正原因。排放导致雾霾,这点不可否认。

中国的火力发电占总发电量的80%左右,而水力发电仅占百分之十几,核电、风能、光能等新能源发电仅占百分之几,由此可见,火电站是我国主要能源提供者,而火电几乎全部都是以煤为燃料。而钢铁、水泥、石油这些重污染行业,无一例外地都需要燃煤,即便是我们汽车燃油的生产,也是需要煤提供能源或原料,这些所有行业,也都需要消耗电力,而电力,80%左右来源于煤。

从数据来分析,一吨煤产生的二氧化碳约2.5吨,我国2013年煤消耗量约35亿吨,约产生二氧化碳87.5亿吨。2014年汽油消费量约1亿吨,柴油消费量约1.6亿吨,全部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约8亿吨,不到燃煤产生二氧化碳的10%,而燃煤废气除了二氧化碳之外,还有烟尘等杂质,废气比例来看,显然燃煤占绝大部分。

所以,中国超过80%的能源来源于煤,也可以就此推出80%左右的废气排放来源于煤。煤是主要污染来源。

环境和经济利益成了矛盾点

煤是主要污染来源,这点是毫无疑问的。柴静在《穹顶之下》甚至提出了减少煤的消耗,提高天然气比例的措施(这个观点其实也是有问题的)。

但作为一个能源消耗大,能源结构以煤为主的“多煤、少气、缺油”的国家,短期内停止用煤,甚至仅仅是减少到一半,都是不可想象的。那直接导致全国大范围缺电,对经济的打击不言而喻。

以北京为例,根据报道,估计北京地区的雾霾导致的经济损失大约在700亿(每年)的水平。

于是我们可以询问北京的政府,用这样一笔钱(5000亿)可能做哪些事情来降低雾霾?

我很悲观,我不认为这笔钱可使北京的雾霾消失或减少至能忍受的水平。

我们记得2015年9月的蓝天,被称为“阅兵蓝”。在一个多月时间里,据报道,京津冀地区完全停产的(或许可疑)企业数目大约5000家。

这些企业养活了多少人口?或许有很多小企业,或许,平均而言,一家企业养活100名工人和他们的家庭(五口之家),那么,50万工人家庭总共有大约250万人口。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不考虑地方政府的财政损失,单纯命令这些企业永远停产,中国社会可能需要完全负担250万人口的生活费,假设每年每人4万元,一共要支付的费用是1000亿元。试问,北京市政府愿意每年损失700亿元还是愿意每年支付1000亿元?

其实,也可以干脆由北京市转移支付每年700亿元给这些企业,前提是永久停产。不过,动态而言,这一方法无效,因为它可能诱致更多的污染企业到北京的政府来“索赔”。更何况,这些完全停产的企业还有“乘数”效应呢。

这就是矛盾点。

能否诱致对抗雾霾的新技术?当然可以。问题是,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现状,西方社会负责研发而中国负责制造。雾霾是中国现象,西方研发部门没有积极性研发对抗雾霾的新技术。

于是,中国必须,这一次是真的,自主研发对抗雾霾的技术。我很怀疑德国研发的过滤雾霾的纱窗,之所以一年多没有进入市场,是否合用?

根据一份报告,各种口罩的抗雾霾实验,其中3M专业口罩(带气阀的)大约可降低PM2.5百分之九十。也就是说,目前室外污染指数500,带着这种口罩可使进入鼻腔的空气的污染指数降低至大约50,仍然不健康,但凑合活着吧。

雾霾会造成“脑流失”

如果雾霾成为长期的,如北京这样的都市将发生什么?或许我仍可想象经济学家习惯于想象的某种长期均衡状态。

首先,人口将从大都市向雾霾尚可忍受的中小城市或山区迁徙,前提是雾霾被医学确认为肺癌和抑郁症的长期主因——极不利于儿童健康成长,和心脑系统疾病的短期主因——极不利于中老年人养生。

互联网技术普及和成本降低,有利于人口从密集到疏朗的迁徙过程。

今天,雾霾到了最严重时刻!看到后面吓哭了……

其次,如果国内的生存环境持续恶化,势必诱致中高收入群体(以及低收入但年轻的群体)移民海外——这一效应十分类似于持续战争诱致的移民潮。

这是必然的,你问很多人为什么移民,大约九成人都会告诉你国外空气好。

谁也无法阻拦,因为在马斯洛需求层级当中,基本的安全感,是最低需求,如果一个社会不能满足这一最低需求,这一社会就不再是适合人类生活的。

与战争难民的年龄结构类似,在成本制约下,雾霾难民更多由儿童和年轻人组成,因为这些人以更高概率延续他们的家族(这是人性的生物本能)。

关于人口迁徙的各种学说当中,适用于雾霾移民的是“pushing-pulling”与“移民成本”的联合作用模型。所谓“pushing”就是被本国的恶劣条件“推出去”的那些人。所谓“pulling”就是被他国的优厚条件“拉出去”的那些人。

如果移民成本足够高,不难想象,最适合移民海外的是那些敏感地不喜欢本国生活条件并且具有高学历从而很容易被他国“拉出去”的那些人。可是,这就是所谓“脑流失”呀。

继续想象:由于“脑流失”,北京等一些地区将只有科技含量很低的产业。第一流的教师和学校将最早迁徙到污染更少的外地——例如张家界。接送孩子的校车,将从市内大巴改为跨市包机。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京津冀一体化,借助于政治强势,将大部分污染企业南迁。

这也是中国历史的常态,生存困难的北方人不断侵扰南方,可以一直侵略到亚洲大陆的最南端,或任何天然屏障(喜马拉雅山)。污染的南迁,很可能是一种选择。

来源:由九点半财经综合整理自新京报、蚂蚁窝自由行、新浪微博、方圆、财经综合报道、北大国发院网站  

版权归本号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上一篇:留曹保汇的根本在于减税 下一篇:尴了个尬,我发现尾气比雾霾天PM2.5更低!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