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失杀人,就非要一命偿一命吗???(转载)
分类:民声热线 热度:


  不对杀人,就非要一命偿一命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案件表面:

  2011年6月26日凌晨1时50分阁下,董杰、何磊、秦绪红、廖金国、向佳伦、黄普盛、廖立华等人在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广场四周“清江夜市”宵夜后,分乘鄂QIC759号猎豹越野车、鄂QKA880号春风雪铁龙C5小轿车等车筹备分开,遇湖北民族学院学生郭宇、祝超、王晓丹、龚玉婷一行四人搭乘鄂QT1533号出租车,何磊等人认为出租车档了道,遂鼓舞辱骂出租车上的搭车人员,郭宇对何磊等人的辱骂进行了回应,何磊等人认为郭宇骂了他们,遂驾驶越野车逾越郭宇等人乘坐的出租车,并在州政协劈面(“东方巴黎”门前)将该出租车逼停,何磊、秦绪红、廖金国、向佳伦、黄普盛、廖立华下车将郭宇拖出出租车进行殴打,致郭宇受伤躺倒在马路中间。由于宵夜是喝了过量白酒,董杰驾车速度较慢,是在在殴打期间才驾驶春风雪铁龙C5小轿车赶到,但其并未下车(公诉人提供的现场监控录像和被害人王晓丹提供的证言均可证实)殴打郭宇。在看见何磊、秦绪红、廖金国、向佳伦、黄普盛、廖立华等人逃离现场时,董杰也便驾车直行和何磊、秦绪红、廖金国、向佳伦、黄普盛、廖立华等人一同离去。由于饮酒过量,也未下车殴打郭宇,且由于2008年的车祸使董杰的视力(常常复发的慢性结膜炎导致视物不清)和听力(右耳听力严重下降)均造成了伤残(案发前结膜炎曾复发,有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董杰并不知道郭宇躺在马路上的具体位置,因此驾车碾压郭宇并非其本意,不是存心杀害或存心伤害被害人郭宇。
  案发后董杰的怙恃在自身能力范畴内已经积极抵偿受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亦积极哀求得到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但是被害人郭宇的怙恃却一直避而不见,只是要求法院判决董杰死刑当即执行。
  现,湖北省高院已经做出最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死刑当即执行的判决。
  董杰的怙恃已经陷入了绝望的境地,恳请社会予以支持,并再次向被害人郭宇怙恃暗示深深的歉意,但愿能够取得他们的谅解!
  律师辩护词













  刑 事 申 诉 状

  申诉人:董中书,男,1963年2月26日生,土家族,住湖北省恩施市红土乡平锦村村坊组8号,被告人董杰的生父。
  申诉人:谭桂平,女,1968年8月16号生,土家族,住湖北省恩施市红土乡平锦村村坊组8号,被告人董杰的生母。
  申诉事由:
  申诉人因不平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鄂刑一终字第83号刑事裁定书,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1)恩中刑初字第4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三条“当事人及其法定署理人、近亲属,对已经产生法令效力的判决、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大概人民查看院提出申诉。”第二百零四条第(二)项“据以治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实大概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 第(三)项“原判决、裁定合用法令确有错误的;”故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申诉。
  申诉请求:
  一、依法不予批准本案被告董杰的死刑;
  二、依法对本案进行提审;
  三、依法对本案改判。
  事实和理由
  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导致案件定性错误
  1、被告人董杰没有杀人的存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四条第一款划定:“明知本身的行为会产生危害社会的功效,而且但愿大概放任这种功效产生,因而组成犯法的,是存心犯法。” 由此可以看出“犯法存心”由两个因素组成:一是认识因素:明知本身的行为会产生危害社会的功效;二是意志因素:但愿大概放任危害功效产生。
  本案中,事发前被告人董杰与其他被告人在“清江夜市”宵夜时喝了过量白酒,处于醉酒状态,其判断能力和控制能力均下降,且从公诉构造提供的视频监控录像可以看出其没有加入殴斗。同时由于2008年的车祸导致被告人董杰的视力(常常复发的慢性结膜炎导致视物不清)和听力(右耳听力严重下降)均造成了伤残(案发前结膜炎曾复发,有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且依据证人姜洪娇的证言“你把人压了”被告人董杰答复“真的吗?”可以看出其驾车碾压被害人郭宇是意外事件,没有杀人的存心。因以其行为切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不对致人死亡罪”的组成要件要素,应认定为“不对致人死亡罪”。
  2、原审中认定错误的事实
  事发前被告人董杰与其他被告人在“清江夜市”宵夜时喝了过量白酒,处于醉酒状态,其判断能力和控制能力均下降。
  被告人董杰在2008年的10月份在车祸受伤,导致其视力(常常复发的慢性结膜炎导致视物不清)和听力(右耳听力严重下降)均呈现伤残且案发前结膜炎曾复发。
  被告人董杰在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前并未进行体检,因为其右耳几乎失聪,不切合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身体条件。
  侦查历程中,侦查构造进行了现场模拟尝试,但是被告人董杰在案发时处于醉酒状态,复发的结膜炎使视物不清又是晚上光泽较差,且失聪的右耳对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姜洪娇说的什么不能够准确判断。因此现场模拟的条件与实际不符,模拟结论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证人姜洪娇与本案有利害干系,因此其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被告人董杰在案发前曾与证人姜洪娇在一起饮酒,且知道被告人董杰驾有机动车,这就干系到姜洪娇对案件的功效是否包袱刑事责任,因此其一定推卸责任,且其证言前后矛盾,故,其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关于被告人董杰是否加入殴斗的问题,庭审中,公诉构造提供的现场视频监控中可以看出加入殴斗的只有六人,董杰没有加入,但是二审法院对这一证据未予认定,而是采信了被刑讯逼供的何磊等人的证言。
  关于被害人郭宇在被机动车碾压前的受伤水平问题,法医学鉴定结论为轻微伤,但是从案发明场的情形来看,其躺在地上并未滚动,表白其此时应该已经死亡或重伤。
  综上,本案中事实认定的错误,导致案件定性的错误,应予更正。
  二、本案在侦查历程中存在刑讯逼供行为
  在二审庭审时,被告人何磊、廖金都城说董杰其实没有加入殴斗,是在侦查历程中,侦查人员在恩施市公安局7楼对其进行了刑讯逼供,欺压其认可董杰加入殴斗。凭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查看院、公安部、国度安详部、司法部联合宣布的《关于治理刑事案件排除犯科证据若干问题的划定》第五条之划定法庭该当进行观测,但是二审法院对此其却并未观测。因此依据《人民查看院刑事诉讼法则》第二百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查看院、公安部、国度安详部、司法部联合宣布的《关于治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划定》第十九条这些言辞证据应予排除。
  三、碾压前被害人已经躺在地上没有滚动,不能排除其已经死亡的可能性。
  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是刑法的根基理论之一。本案中被告人董杰在驾驶机动车碾压被害人郭宇前,被害人郭宇已经躺在路中没有滚动,则此时不能排除其已经死亡的可能性,因此,本案中导致被害人死亡的原因无法确定,那么,按照疑罪从无、疑罪从轻的原则,殴打的行为和机动车碾压的行为与死亡功效之间都有因果干系。被告人董杰并未加入殴斗,其是饮酒太事后醉酒驾驶机动车,因此被害人郭宇死亡的法令责任不该推定由被告人董杰一人包袱。
  四、法院在审理历程中无合法理由拒绝被告人董杰要求证人姜洪娇出庭作证的申请。
  证人姜洪娇是整个案件中很是重要的目击者之一,且直接干系到对被告人董杰的治罪量刑。一审庭审历程中,被告人董杰曾提出申请,要求证人姜洪娇出庭作证,法庭拒绝的理由是姜洪娇已经释放,不能出庭作证;二审中被告人董杰再次提出申请,但是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却没有任何理由而直接拒绝。本案中两级法院的做法,实际上是剥夺了被告人董杰的诉讼权利,且直接干系到对被告人董杰的治罪量刑。因此法院的这种错误做法必需予以更正。
  综上所述:原审事实认定不清,导致案件定性错误,且侦查历程中存在刑讯逼供的违法行为,故依法提起申诉,恳请贵院予以立案审查。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申诉人:董中书 谭桂平
  2012年3月15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看!(2016)冀01民终112号判决结果,公然挑战我国法律规定!!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