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口村对岭口水库移民乱象的困惑与呐喊
分类:民声热线 热度:

  岭口村对岭口水库移民问题的困惑与呐喊

  在1990年6月的一份《零陵地区冷水滩市岭口水库左干渠规划设计说明书、概算书》上清楚地记载了岭口水库当时的基本情况:“岭口水库位于冷水滩市北部杨村甸乡境内,湘江一级支流石溪河上游岭口村的谷口,该库初建于1958年,坝高34米,为均质土坝小[一]型水库,1966年扩建为中型水库,坝高42米,是以灌溉为主,结合发电、养鱼防洪等综合利用工程,坝址控制集雨面积39.2平方公里,是我市唯一的一座骨干水利工程,有效库容1100多万方(因溢洪道未建成,实际上能蓄水800多万方),设计灌溉普里桥的5个乡43个村507个组的4.08万亩农田。”
  岭口水库大坝位于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杨村甸乡岭口村,该村辖代木冲、水库、哲木亭、石山湾等25个村民组。总面积6平方公里,耕地仅758亩,现有住户558户,村民总数2600余人。

  岭口水库建设的历程回顾

  1957年,毛主席号召全国人民以粮为纲,大修水利。零陵县(现永州市冷水滩区)水利主管部门计划在岭口村西北方向毗邻的张家排村石溪河上游修建一个小(一)型水库,当时设计在张家排村的李家祖山(又称财移山),设计方案与图纸等一切手续与张家排村订立,水库建设的主管领导是:零陵县水利局领导张商峻、大坝建设指挥长刘贤得、水库管理所所长吴财金、从省城长沙派出的水库施工专员文茂谷。1958年6月2日,水库建设开工时,主管领导与杨村甸乡党委书记胡庆施等反复商量,考虑到水库整体库容量及地理位置等原因,在没有对岭口村任何补偿的情况下,突然将水库大坝的位置迁移到岭口村的大堰口(也就是现在大坝的位置),因此,直接损失岭口村良田268亩、山地146亩以及山林602亩。
  由于当时政府发动水利建设的历史特殊性及复杂的政治因素,岭口村村民面对损失无能为力,当时一些乡村干部记录了部分村民具体的损毁田地数目。据岭口村现年85岁高龄的欧阳景老人回忆说,当年修建岭口水库时,我们村的山林被毁、良田受淹严重,1990-1991年,冷水滩市水利局又对水库加高溢洪道,进一步损毁我村田地。说到这里这位耄耋老人忍不住潸然泪下。因为当时岭口村谁敢反对就马上对其进行批斗游街等处罚,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当然,考虑到水库建设对下游广大区域田地灌溉的公益作用,岭口村村民也没有阻挠水库的施工建设,相信政府后期会对村民的损失给予确认和补偿。
  由于岭口水库在过去数年里经过一系列续建扩建,修建拦河大坝造成了岭口村高屋岭一带山体滑坡,良田受损,上级党委考虑到岭口村受损田地山林的严重损毁情况,于1975年给予岭口村水库前期补助统销粮每年9.6万斤,每年分10次发放到该大队生产队(有当时发放登记本等证据),张家排村因仅安排4万斤。
  为了更好地发挥水库的防洪灌溉作用,提升岭口水库的实际库容量真正达到中型水库的标准,1990年6月,冷水滩市水利局对岭口水库进行了溢洪道及左右干渠的续建扩建工程,加高溢洪道20米。工程于1991年5月26日峻工,这些水利工程建设再次造成岭口村田地山林受损,合计损失岭口村房屋48座、良田302亩、旱地214亩、山林606亩;与岭口村毗邻的张家排村因修建水库拆迁房屋26座、损失良田110亩、土地124亩、山林不到200亩。续扩建工程设计图及设计修建方案在现冷水滩区水利局都有据可查。

  国家后扶政策出台后的乱象与困惑

  2006年5月17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完善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政策的意见》(国发[2006]17号文),湖南省人民政府也于2007年2月15日下发了《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完善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政策的意见》(即湘政发[2007]4号文)。国家对大中型水库实施后扶政策是对曾为国家水库建设“舍小家、顾大家”的库区移民的一种补偿,维护移民利益是政策的核心。但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政府及移民主管部门在岭口水库移民后扶政策的落实过程中乱象重重,不尊重历史,没有认真调查取证,剥夺库区群众的知情权、监督权,歪曲政策,敷衍百姓,造成库区移民群众的疑虑和困惑十年来挥之不去,群情激愤。主要表现如下:
  困惑之一:同样的损毁田地,不同样的登记扶持
  前面说到在1975年,上级政府党委考虑到因修建岭口水库,库区村组田地山林的严重损毁情况,批给岭口村全体村民水库前期补助统销粮每年9.6万斤,张家排村4万斤。岭口村享受了两年,因全国掀起了“全国农业学大寨”的热潮,大搞自力更生,地方政府将岭口村的统销粮给取消了,而张家排村的统销粮补助却依然存在,不知缘由。
  2006年,国家对大中型水库移民实施后扶政策后,张家排村全体村民1600多人都享有国家后扶补助600元/人·年,岭口村却只登记了170多人享有后扶补助。在“问政永州”网络平台可以查询到2015年6月5日冷水滩区移民局回复网友举报的如下信息:省、市两级核定杨村甸乡岭口水库只有移民1914人,每年资金114.84万元。其中:直补978人(张家排村794人,岭口村75人,黄茶园村10人,外嫁女99人),每年发放资金58.68万元;两者结合936人(张家排村837人,岭口村代木冲组99人,每年直接发放资金31.275万元,项目扶持24.885万元)。根据上述信息显示,岭口水库库区被纳入后扶补助的人员结构就是:张家排村人数1631人;岭口村人数174人;黄茶园村10人;外嫁女99人。可是在修建水库的过程中,张家排村损毁的田地山林面积只有400多亩,岭口村损毁的田地山林合计1100多亩,张家排村的损失只有岭口村的40%左右,现在张家排村人均稻田面积0.3亩,岭口村也是0.3亩,可后扶补助前者却是张家排村全面覆盖,而岭口村只有不足10%。难道张家排村的全体村民都是房屋受损进行了搬迁或拆迁的吗?可现在的事实是并非如此,像张家排村所属的赵家岭、龙古脑、罗家湾、炭木岭等组并没有进行移民搬迁,却全部按“搬迁安置人口”进行了后期扶持补助。
  什么原因造成岭口水库库区两个主要行政村后扶政策的天壤之别?这一疑惑犹如一块巨石堵在岭口村2000多村民的心中。2007年,冷水滩区政府移民相关主管部门是如何登记核定这一数据的,至今仍然是个迷团,岭口村很多村民诉说,2007年湖南省出台后扶政策时大家根本不知道补助政策详情,也有村民传言张家排村因为有人在外地当官打招呼,才让张家排村全体享受到移民后扶政策。
  在村民心中,本应要求广泛宣传家喻户晓的政策,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在落实相关政策的过程中却内部操控瞒天过海。这为后来岭口村村民无休止的上访埋下了长长的导火索。

  困惑之二:移民局对10953名大中型水库后扶名单讳莫如深
  2015年5月,岭口村村民代表在湖南省移民开发管理局政策法规处了解到,湖南省对永州市冷水滩区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扶补助人口总数是10953人。据冷水滩区移民局相关领导介绍,冷水滩区符合后扶政策条件的大中型水库(库容1000万立方米及以上或水电站装机5万千瓦及以上)只有岭口水库和宋家洲水电站,位于祁阳县境内的浯溪水电站在冷水滩区部分乡镇有部分需移民安置的人口,但这部分安置人口是否属于省移民局所提供的10953个安置指标之中?村民亦无法了解。从湖南省移民局网站无法查询到宋家洲水电站的任何数据,我们也无法得知该水电站是否符合后扶政策。为此,岭口村村民代表数十次要求省、区移民局公开冷水滩区享有移民后扶补助的详细名单以解心头之惑,但省、区移民局都无可奉告、互相推诿。不能公开、公正、公平的对待库区百姓,又如何能够平息百姓心中的怨愤?
  从中央到省部委多个后扶政策的文件一再强调,人口核定登记工作要严格掌握政策,做到尊重历史,注重实据,实事求是,坚持走群众路线,坚持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可是省、区各级移民主管部门对于冷水滩区大中型水库的总后扶人口数10953人的详细名单讳莫如深不敢公开,是否有违以上基本原则?
  最近,我们从湖南省移民开发管理局网站2015年10月26日公开的数据查到:“浯溪水电站全库区需进行搬迁建房人口为105户、438人,其中冷水滩区19户89人,全库区规划生产安置人口为8835人(祁阳县3590人、冷水滩区5245人)。”浯溪水电站在冷水滩区范围内造成的真正需要搬迁的移民人数仅为19户89人,但需生产安置的人口数高达5245人。但是岭口水库的修建,淹没了岭口村田302亩、土地214亩、山林606亩、房屋拆迁48座,除了已安置178人移民人数,岭口村实际需要生产安置后扶补助的人口数却为0。同样的淹地不淹房,为何浯溪水电站在冷水滩区生产安置人口的后扶补助的人口高达5245人,而岭口水库却没有?这也是岭口水库库区村民一个解不开的心结!
  另外,我们移民相关专业论文中查证到:截止2010年,湖南省大中型水库的农村移民人口总数位列全国第一,超过240万人(详见附表1)。如此繁大的移民人口安置后扶补助如果都像冷水滩区移民局这样模糊不清、歪曲政策、不尊重历史,对数百万仍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库区百姓而言,将是何等的困惑和伤痛?

  附表1 各地区水库移民和连带影响人口人数统计 (万人)

  截止年份 地区 大中型水库农村移民人口数 水库移民连带影响人口数
  2010 湖南省 >240 >770
  201l 陕西省 45.24 >120
  201l 贵州省贵阳市 10.34 60.29
  2011 云南省玉溪市 2.519 25
  2008 贵州省清镇市 5.7 10
  2011 广西省灵山县 5.22 25
  2012 北京平谷区 0.827 >12

  困惑之三:水库移民PK渠道移民或其他移民
  近年来,岭口村村民代表多次代表全体村民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该村因修建岭口水库导致田地山林损毁、稻田冷浸、人均耕地锐减,生活贫困的实际情况,恳请上级政府按中央及省部后扶文件精神给予相应的扶持补助。2010年5月28日,永州市冷水滩区移民开发局一份《关于阳新轻等人要求享受移民后扶政策的信访事项答复意见》有如下答复:一、你们反映的问题,我们已于2007年人口核定登记时,与杨村甸乡政府一道做了详细调查,你们是岭口水库配套专项设施——渠道搬迁移民;……三、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水利部办公厅《关于大中型水库农村移民后期扶持人口核定登记工作的意见》(发改办农经1249号)二(六)“水库淹没影响的城镇、工矿企业、专项设施迁改建新址占地涉及的征地拆迁人口。”不能核定登记为扶持人口。区移民局据此对村民提出的要求不予支持。而在湖南省移民开发管理局的回复又称村民代表的房屋因修建岭口水库主要灌溉渠道拆迁,属于“其他拆迁移民”,不属于岭口水库移民,因此不能享受每人每年600元的后扶政策。但这个条款写的是“专项设施迁改建新址”,而岭口水库溢洪道及渠道建设工程是在原址续建扩建工程,并没有迁改建新址,更何况,溢洪道及引水渠道本身就是水库建筑工程,并不是什么配套专项设施。因此,冷水滩区局或市省移民局依据这个条款驳回村民的合理诉求是错误的,是对政策的歪曲和篡改。
  根据冷水滩区移民局回复的内容,我们查询到水利相关工程文库公开的信息:“水利工程的建筑工程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枢纽工程,主要包括挡水、泄洪、引水、发电等具体项目。二是引水工程和河道工程,主要包括水库供水、灌溉渠道等具体工程项目。”由此可见,溢洪道或渠道工程本身就是水库建筑工程的一部分,怎么能够人为拆分,区别对待呢?
  省区两级的移民主管部门对于村民的诉求,全然不顾全村因修建岭口水库淹没损毁、永久占用本村田地山林的历史事实和村民因缺地少粮造成的穷困现状,却用“渠道搬迁移民”或“其他拆迁移民”来掩盖岭口村全体村民为修建岭口水库作出的巨大牺牲和付出的沉重代价。1990-1991年,冷水滩市水利局逐步对岭口水库溢洪道加高和左右干渠实施续建扩建工程,该工程作为水库建设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进一步造成了岭口村房屋、田地的拆迁和损毁,岭口村村民是否应该纳入移民后扶政策,移民主管部门怎么能以“渠道搬迁移民”或“其他拆迁移民”之类似是而非的概念来搪塞受损的库区百姓呢?
  另外,我们在《大中型水库移民统计指标解释》文件中找到关于“搬迁安置人口”的详细说明是:“指因工程建设征收土地或受其他影响,需要迁往他处进行建房安置的人口。主要包括居住在建设征地范围内的人口,居住在坍岸、滑坡、孤岛、浸没等建设征地影响区需要搬迁的人口,库边地段因建设征地影响失去生产生活条件需要搬迁的人口,征地范围外因建设征收主要生产资料而不能就近生产安置需要搬迁的人口。”该解释并没有对水库工程建设与灌溉渠道工程建设加以区分,只要是因工程建设征收土地或受其他影响,甚至库边地段和水库征地范围外因建设征地都是纳入移民安置的范围。

  8.18流血冲突的背后及未来
  2016年8月,岭口水库所在地岭口村村民代表多次到冷水滩区纪委查询中纪委下达的批复文件以了解他们移民补助诉求事项的进展情况,但区纪委既不给复印也不让查看。气愤的库区群众于8月18日上午自发来到区政府移民局会议室静坐抗议,不料与保安发生争吵,保安推扯殴打了一位老妇人,又与前去劝阻的两名男性岭口村民发生争执并打得他俩头破血流(法医鉴定为轻微伤),随后保安从办公楼后门迅速逃跑。事后,冷水滩区委区政府相关负责人务实而又迅速地医治了受伤群众,并对伤者赔偿相关事宜作了初步的安排,但这与村民的期望和法律相关规定还相距甚远。
  “8.18上访群体事件”的发生既有它的偶然性也有其深刻的背景原因。自2007年冷水滩区实施水库移民后扶政策至今近十年,库区百姓诉求的困难并没有得到解决,地方各级政府对库区移民扶持似乎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对于群众的上访只有截访和维稳的措施。百姓无奈寄希望于中纪委等中央部委,可国家对于信访又规定了属地管辖的原则,导致中央部委对群众信访的批复文件又回到地方政府手中,从政府管理的角度,涉及机密的上级批文是不宜对群众公开的,但群众又会质疑地方政府故意隐瞒拖延解决问题的时间,如此翻来覆去,反而将矛盾更加激化。
  由于大中型水库后扶资金力度大、资金多,在没有监督或监督不力的情况下,各级政府村组自然会不遗余力争取更多的移民资金,先知先觉的政府村组提前行动提前得利,后知后觉的村民难道就只能被遗忘和抛弃吗?在一份《2016**县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扶持工作的调研报告》中我们看到触目惊心的一段话:“有村民反映,部分非移民通过各种途径打招呼要求登记,也有个别村组、乡镇为了争取更多的项目资金,也在千方百计争取登记更多移民。”如此看来,在百姓心中,本应向移民利益倾斜的政策,经过各级地方政府的操作,变成了向人情向关系倾斜的政策,这种现象无疑是对国家移民后扶政策的歪曲与亵渎!更是对库区千千万万黎民百姓的无情与漠视!
  在信息技术日益发达、法制观念日益增强的今天,岭口水库移民的历史遗留问题却一直悬而未决,无疑也会更激发村民更强的维权意识,有的已经提出要求,全体村民将收回岭口水库所占用岭口村集体土地的使用管理权。矛盾直指岭口水库现场,是进一步激化还是退一步化解,这真是考验当前政府在处理公共事务方面一个重要课题。




上一篇:关于办理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转载) 下一篇:请看看我的帖子,请帮帮我。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