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中法王翔法官(民二庭)枉法判决
分类:民声热线 热度:

  法官枉法裁判让你防不胜防啊!法官根本就不按庭审笔录判决,以合法掩盖非法,庭审后加证据
  你和我讲法律,我就和你讲政治。你和我讲政治,我就与你谈民生。你和我谈民生,我就与你耍流氓。你和我耍流氓,我就与你讲法律,你和我进法律,我就和你讲关系, 我就跟你耍流氓。这个社会上到底是清廉的法官多,还是腐败的法官多?好法官再多,碰到一个枉法的法官就得全部付出白费,正义在哪里?法律事实是要讲证据的。
  以前看到法官门柱上有人写“石**法官你这脏官,五份证据,你给我换了三份。”我都想与自己无关,也不关心这事,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将来会在我身上发生,法官根本就不按庭审笔录证据判案,给我玩偷换法律概念,庭审后给我加证据,开庭和没开一样。这帮法官都是经验丰富,甚至于以前就是律师,想玩你能玩死你。他们的着比律师都懂的多,能把一切不合法,变成合法。以合法掩盖非法,所以打官司的人心里素质一定要好,否则会被逼疯。请看看我的民事抗诉申请书
  申请人:李某(原劳动仲裁申请人、锦州松山初级人民法院被告、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被上诉人) ,住所地锦州市云飞街二段40-101号15504997377
  被申请人:锦州市企王衬衫厂(原劳动仲裁被申请人、锦州松山初级人民法院原告、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住所地锦州市太和区凌南西里9号 法定代表人:佟厂长,女,58岁都到退休年龄还不退休等着企业改制结束呢,职务:董事长
  一、事实经过和理由(法官给我玩偷换法律概念):
  事情经过是这样:申请人于1998年7月参加被申请人单位劳动,于1999年7月转为正式工人,1999年11月由于申请人所在车间的工作没活,又是到冬天没供暖,班长说效益不好,单位没有活为名,放假回家。申请人从放假到至今中间也去过单位,其中于2001年两次去过单位,2001年5月14日用人单位为其出具婚姻介绍信上边有“我单位李某”等字样,2001年11月到单位迁出户口,由于企业效益不好,长期放假也找不到人,从其工资表中看到大量企业员工在放假的事实,以前是部分员工放假,后来是所有的人长期放假,厂里经常是大门紧锁,放假期间。没有人通知申请人上班,或发出终止劳动关系要约邀请,更没有补偿金,申请人李欣的档案至今在被申请人用工单位。直到2014年8月1日到单位办理劳动保险,才被通知自己被除名。我说那就把除名通知书给我吧,什么时候给的,写上日期签字盖章。
  劳资科徐科长为其出具除名通知书并在通知书上写明“2014年8月1日”送达,并盖有公章。申请人打电话问其同学才知道企业改制,有十几个员工都以长期旷工为名除名了,到劳动局都以超过诉讼时效打发回来了。于是本人于2014年8月2日向劳动局申请仲裁,劳动局想以超过诉时效不给立案,我说以知道为准,我才知道被除名。没办法劳动局必须给我立案,2014年9月开庭审理,庭审前被申请人还给法官买水,法官说这水谁买的,被申请人说是他看天太热给法官买的,法官历声说,给我撤下去!庭审中法官问1999年11月25日除名决定是谁送达的,被申请人说当时送达了,具体是谁不知道,时间长记不清了。被申请人不承认企业放假,说申请人的婚姻介绍信是由于申请人身份证丢失,可怜申请人和劳资科长商量,才给出具婚姻介绍信的。我说被申请人没有证据所说的是事实,因为我们是5月14日开的婚姻介绍信,5月15日就到婚姻登记处登的记,如果是丢失身份证,不可能那么快登记。仲裁院于2014年11月以被申请人除名决定程序不合法,并有被申请人开具的2001年5月14日婚姻介绍信,上有“我单位李某”等字,2014锦劳仲案字第378号裁决1999年11月25日至今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
  被申请人上诉至锦州市松山新区人民法院,2014年12月在锦州市松山法庭再次开庭审理,庭审内容与仲裁院问的差不多,因为被申请人律师吴永科说我们超过诉讼时效,我说我们还强调一个证据,这个证据在仲裁院已经提交,除名决定送达通知书,上边注明2014年8月1日,并盖有公章,证明我们没超过诉讼时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说的清楚,用人单位没有证据证明除名决定送达的,以当事人主张权力之日为争议之日,所以我们没超过诉讼时效。法官问劳资科长这是不是你写的,劳资科长只能说是我写的。由于婚姻介绍信证据,证明了申请人于1999年11月25日被除名以后,存在劳动关系,编造任何理由都是改不了的。松山区法院于2015年3月25日太松民初字(2014)00704号一审判决被告李某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
  2015年4月被申请人上诉至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7月9日,中院开庭审理,被申请人整出一个1999年11月的一次性开除员工的会议记录,结果是有一个姓李和我同名的人,但是名还不是我这个字的名,我们对这证据看后说,这也没有我名字啊?被申请人说是笔误,我说这证据从劳动局到一审都没有提交,已经超过了举证时间。不应做为证据使用。法官只能说仅供参考使用。被申请人说企业没放假。那我说我们有证据,证明企业放假。被申请人大量2000年至2011年公告中,都是召回未上班员工,回来上班,补交劳动保险,不交按除名处理,其于2005年3月的公告中,企业恢复生产,召回未上班员工回来上班。法官问公告2005年3月,企业恢复生产,召回未上班员工上班,怎么解释?主管劳资科长说,劳资科长说那是冬天锅炉坏了,修完锅炉后上班。我心想,冬天由于不供暖单位根本就不上班。还修锅炉呢,你修过锅炉吗?你有修锅炉的费用吗?法官问,那召回未上班人员上班怎么回事。劳资科长说,“未上班人员不包括放假人员是指病休人员”。我心想你等着。结果法官问我很多人都看公告,回单位了,你为什么没回去。我说两三年才一回公告,公告才只有3厘米,有几人那么巧看到,再说我们也没有看报习惯啊。对了,上诉人不是说了吗?未上班员工不包括我们放假人员吗?这就与我无关了。再说公告也没有说我的名字。这些公告不包括我们。1999年11月25日已经被企业除名,所以企业发布公告时,根本就不包括我在内。所以公告与我无关,大量证据面前,衬衫厂也觉得对自己不利。法官问是否和解,结果衬衫厂有点犹豫,原先是不和解,看来他们也是犹豫不决。我就说算了,不和解了。我想有婚姻介绍信,你们打赢这场官司很难,累死也打不赢。出来时看到他们的大部分人进了黑色轿车里,但是没发动,原来厂长找法官谈话去了,等厂长呢,我就觉得有问题。
  结果判决我败了,2015年8月28日被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锦民终字00645号判决除名决定送达程序不合法,以劳动合同到期,没有续签劳动合同为名,判决2000年后被上诉人李欣与用人单位不存在劳动关系。以申请人没有参加劳动为名否决了申请人的2001年5月14日婚姻介绍信“我单位李某”字样的证据。我们打的是确定劳动关系,不是确定劳动合同。以参加劳动为恒量存在劳动关系为标准是指在没有书面劳动合同,劳动关系的前提下,我们有婚姻介绍信,已经证明存在劳动关系了,就不适用以参加劳动为恒量劳动关系的标准,这与参加劳动和放假无关。法官给我们玩偷换法律概念,编造法律条文和证据,没有参加劳动不存在劳动关系,这也不是在庭审当中被申请人提出来的啊。有本事咱们在庭审当中说,我来质证。你法官有什么权力庭审后,加这个证据,还说我们签定的是短期劳动合同,这短期劳动合同证据在哪?双方都没有提出过,你从哪编来的。不把自己编进去,我就佩服你。偷换法律概念,编造证据枉法裁判。把我们当傻瓜骗。
  《关于确定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1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参加劳动是指在没有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不能确定劳动关系的情形,而婚姻介绍信“我单位李某”等字样,已经充分证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已经不适用此条。婚姻介绍信等同于双方承认签定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从属关系已经确立,被申请人已经承认申请人劳动关系的存在,法官这种否决婚姻介绍信证据是偷换法律概念,以合法掩盖非法,剥夺了申请人质证的权力。不是这单位的人,你开什么婚姻介绍信,等同于企业承认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承认放假的事实。再说确定劳动关系并不是只参加劳动,病休和放假,委赔学习都是劳动关系的形式。
  *法官庭审后往里加证据,就是剥夺了做为弱势群体的劳动者知情权和申辩权。还编造被上诉人曾经15年内主张过权力,超过诉讼时效,又说被上诉人15年内不主张权力于常理不符,其不是自相矛盾,又说双方签定的是短期劳动合同,请问这短期劳动合同在哪?是当庭你提出来的,还是被申请人提出来的。这几项主张和证据任何一方都没有在庭上提出过,也没有经过质证。你法官就敢胡编。这么做不就是为了在裁判文书网上看不出你枉法裁判吗?以合法掩盖非法。不是单位的人你开什么婚姻介绍信,任何没有证据,编造的理由都是软弱无力的。被申请人说可怜当事人才给出具婚姻介绍信。没有证据就敢编,做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本人请求法院对被申请人做伪证防碍司法公正进行惩罚。
  *除名决定在前劳动合同到期在后,劳动合同到期与申请人不发生关系。1999年11月25日已经被用人单位以长期旷工名义除名,劳动合同是1999年12月31日到期,除名决定在前劳动合同到期在后,劳动合同到期与申请人不发生关系,除名决定只能有一次,不能有两次,没有法官你这样,除名决定赌不上,用劳动合同到期判决。你都给我除名了,你不告诉我,不续签劳动合同也是企业造成的,给我造成的损失都由被申请人承担。
  *而且至今被申请人都没有向申请人发出过终止劳动关系要约邀请,视为劳动关系的延续,照判决说劳动合同到期就等于劳动关系终止,解除劳动关系手续了那也不用办了,补偿金也不用给了,《劳动全同法实施条例》如同虚设。法官这种判决行为剥夺了做为弱势群体的劳动者的知情权和申辩权。劳动合同到期并不等于劳动关系终止。
  *此案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申请再审规定的情形。却被于2016年1月10日2015辽审三民申字第1435号裁决驳回了申请人的再审申请。
  申请人证明是被申请人用人单位员工的证据有
  1、1999年7月至1999年12月31日与被申请人签定的劳动合同,证明申请人是用人单位员工。
  2、2001年5月14日被申请人用人单位为申请人出具的婚姻介绍信“我单位李欣”等字样证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2000年后存在劳动关系。
  3、2014年8月1日收到的1999年11月25日,单位出具的由于李欣长期旷工,被除名通知书。上有用人单位劳资徐科长书写的,“2014年8月1日”送达,并盖有公章的除名决定送达通知书。证明申请人是于2014年8月1日才知道自己被除名的,适用2008年劳动合同法。
  4、2014年11月由锦州市劳动局做出的2014锦劳仲案字第378号裁决1999年11月25日至今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
  5、锦州市松山新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25日太松民初字(2014)00704号一审判决被上诉人李欣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
  婚姻介绍信“我单位李欣”字样的实质性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就已经证明双方2000年后存在劳动关系。不是单位员工你出什么婚姻介绍信。
  前天我又起诉劳动保险,结果他们根本就没为我在劳动局建立社保帐户,这是大事,我都已经36岁了无法在50岁正常退休。过两天我再起诉他们失业保障,折腾他们。我这官司得打十场。
  我不服,后来打听到原来锦州企王衬衫厂的辩护律师是锦州中院刑二庭长金京钊,这案件应该他老婆不知道,但是庭审结束时,他们的车没开走,厂长和法官谈话去了,这就不正常,另外律师应该回避,当时我们哪知道,他老婆是金京钊啊,法官也不告诉我们。怪不得庭审结束后厂长接了个电话,不走与法官谈话去了,原来是约好了啊,找好关系了啊。至于谈的内容不得而知,有庭审录相和监控为证,我所说的都是事实。
  不服该院作出的(2015)锦民终字第00645号判决具体内容:
  判决书中“本院认为:一、是双方没有续签劳动合同的事实客观存在,被上诉人辩称其多次向上诉人主张过权力,但并未提交充分的证据:二、是被上诉人并未提交上诉人单位批准其放假的审批手续或相关证据,且被上诉人离开上诉人单位后,在长达十五年的时间内没有采取法律途径主张权利,该行为与常理不符;三是对于被上诉人辩称上诉人曾在2001年5月为其出具婚姻状况证明,该证明当中写明我单位李欣的字样,该证据可认定双方在1999年11月后存在劳动关系。 本院认为,存在劳动关系的前提是双方续签劳动合同或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而本案中被上诉人没有与上诉人续签劳动合同,且从1999年12月31日后其没有在上诉人单位工作的事实属实,原审法院以婚姻状况证明的内容认定双方在1999年11月25日后继续存在劳动关系事实认定错误,本院依法纠正”
  我们这锦州判决的案子,都不按正常判决,造成现在的律师根本就不研究案情和法律条文,都找关系,虽然这不是普遍现象,但我感觉是很多。法院监察也是如同虚设,法院监察自己人监察自己人能处理得了吗?我觉得应该检察院同志派驻法院当监察员,因为只有检察院才能治理腐败。我们市的法院中院的监察电话都没有人接,后来我给新来的孔宪敏院长写举报信,她还真找负责人给我处理。但是结果不能令人满意,监察法院法官都是说法官没问题。
  给省检察院打电话,我是省高院做出的驳回再审裁定,应该向省检察院抗诉还是锦州检察院抗诉?他说应向锦州检察院抗诉,我说2015年3月15日实施的《关于民事审判监督程序严格依法适用指令再审和发回重审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不是上级审理下级吗?我是对辽宁省高级法院做出的裁定不服,应该向省检察院抗诉啊。他说是裁定不服,不是省高法判决不服,如果省高院开庭审理后,才可向省高检抗诉。我说我这是劳动仲裁案件,他倒说劳动仲裁案件你是打不赢的,我都没有怎么回事,他就这么回答我,说明锦州的法院关于劳动仲裁的案件是多么的腐败。老百姓在无助的情况下,希望政府能为自己伸张正义,结果政府也是骗人的,国家都被这帮腐败分子,已经整得连法官都觉得没有希望了。怪不得那么多上访的,百姓真是很无奈。
上一篇:锦州中法田笑非法官公然宣布自然人可以成为诉讼代理人(买通法官 )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