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多起冤案盼解决
分类:民声热线 热度:

  从中央巡视组第一次进入山东,我们这些访民就反应了山东的行政司法暗中,买党卖党买官卖官的环境,并递交了详细质料。至今已反应多次,一直没有覆信。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等候中央带领的复原。
  我们对峙依法维权十几年,至今未有音信。此刻山东处所当局还在对访民进行着恫吓和镇压。我们这些冤民何时才气见到光亮!但愿党和国度的法令政策在山东尽早获得落实,依法治国不再是一句废话。
  我们十几年冒着家破人亡的风险对峙到今天,一直无人干涉。那些丧尽天良的糜烂官员一直逍遥法外。是谁在掩护着这些坑国害民的莠民?法令面前人人平等何时才气真正实现?
  我叫张秀芝,现年84岁,是平邑县处所镇辛庄村人,我从小就随着共产党闹革命,长大后功用共产党的布置嫁给了赤军战士廉德栋,57年阁下回到了处所镇辛庄村,厥后全国人大代表刘加坤盗用了我丈夫廉德栋的赤军名誉,并勾搭本地当局对我进行冲击反扑,并侵害我人身工业权利。至今我已对峙依法维权20多年,我不知还能维持多久!我但愿入土前能看到山东行政司法的光亮,能看到平冤昭雪的这一天。
  我叫郭永存,现年60岁,是平邑县城关镇槐子庵村人,手机号15092921078。2005年5月由平邑县法院与乔芳、胡现秋勾搭,平邑县财务局带领杨慧华(当事人乔芳的姐夫)县长李忠精与法院勾搭制造了这起假案。2008年临沂中院操作高科技制造假证据。2010年山东高院在不观测不审理不开庭的环境下继续制造假案,我复印山东高院档案室的档案时竟没有我提供的证据,高院竟能抽掏证据,试问司法的可信度另有多高?法令已成为有权人敛财的东西,但愿党和最高人民当局尽快改变这种暗中现状。我从2005年对峙依法维权至今,一直未果。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几年? 还能让我们期待多久?我们等候山东行政司法光亮的早日到来。
  我叫魏爱玲,现年48岁,是平邑县城关镇庞居庄村人,反应的是十四年前我弟弟魏开发在平邑县万庄石膏矿被矿车撞死一案,官商勾搭、犯科开矿。我举报控告了十四年,矿长马丛波犯科开采了十四年,二0一0年万庄膏矿一次变乱死了四人,多次变乱都隐瞒了下来,直至二0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矿难产生才公之于众,但我弟魏开发的冤案至今未果。我从2004年对峙依法维权至今,未有功效。问题是解决了的,不是拖了的。不闻不问是怂恿,只有依法处理惩罚才是正道。
  我叫刘兆学,现年51岁,是平邑县流峪镇西古路沟村人。我从98年向上级带领反应,村、镇、县市官员违法违纪侵权等问题的事实,处所当局多次对我进行冲击反扑,粉碎了我的婚姻和家庭,2013年7月8日我去北京上访被劫回,流魏伟利能昌勇、党委书记魏伟操作黑社会人员绑架,抢劫了我,我的身份证及我怙恃的身份证,现金1526元及手机,我全身只给我留了一个裤衩,详情请查平邑县公安局110报警中心。十几年来山东处所当局对我进行冲击反扑,我多次举报控告,无人干涉。法令的尊严在哪里?法令的合理在哪里?我等候当局的复原。
  我叫朱惠平,现年54岁,系平邑县工商银行职工。状告我夫徐胜余违法治理不具有法令效力的离婚手续,徐胜余犯科再婚犯有重婚罪,徐胜余趁我抱病期间,勾搭平邑县司法所的李万平、方增启治理了假离婚手续,我不知离婚的事,也没给我离婚证书,但因徐胜余任平邑县公安局副政委,贪赃卖法,致使一直得不到合理一法处理惩罚,我多次上访起诉,徐胜余勾搭政法委找黑社会打我,还把我关进精神病院,合理在哪里?光亮在哪里?一个简单的抛妻弃子重婚案一拖就是二十多年,处所当局混合长短、颠倒好坏。法令面前人人平等何时才气实现,但愿依法治国不再是一句废话。
  我叫王加兰,现年61岁,系平邑县临涧镇付家沟村人,中共党员。2012年平邑县付家沟村,侵吞240万救灾资金案,也就是我上访的原因。2013年7月8日,我被处所当局从北京接返来就被关进了临沂监狱,捏造了莫须有的罪名关了我38天,受尽了非人的熬煎。山东处所当局糜烂到这种水平为何无人干涉。反腐不该该是选择性的。我举报处所当局糜烂,处所当局就把我关进监狱,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伸,何时能改变这种状况?
  我叫姚晶,住山东省平邑县浚河路15号。在2014年9月25号,我去县委找县带领,问什么时候才气处理惩罚我的案件。他们不单不处理惩罚,还把我关进精神病院。我被前任县委书记丰程秀关在平邑精神病院1年零6个月,丰程秀被革职后才被放出来。2016年6月15日我去找新任县委书记侯晓宾问他什么时候解决我的案子。他不单不说人话,又把我关进了平邑精神病院。山东处所当局还能暗中到何种水平?还能暗中到何时?
上一篇:看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为人民币服务的奇葩判决(精华) 下一篇:法被强者操纵,律被任意践踏(转载)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