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已有28名中管干部一审获刑 超前两年之和
分类:深度报道 热度:

  坐在豪华越野车中,前有景区工作车辆开道,后有当地“摄友团”追随,目之所及水光山色,心中禁不住有些得意:“没有我,这里的美就被埋没了。”

  发此感慨的是秦玉海,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11月28日,他被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

  11月,除了秦玉海,还有9名“大老虎”一审获刑,平均3天1个。如此节奏,让不少公众感叹,11月是2016年度宣判“大老虎”频率最高的一个月份。

  惊讶还未结束。

  进入12月,自13日开始至16日,法院接连对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斯鑫良、江苏省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作出一审判决。宣判之集中再次让公众惊讶。

  不过,在反腐败专家看来,以“审判季”形容2016年“打虎”态势并不为过,而这,只是2016年反腐特点之一。

  已一审宣判28名中管干部

  爱好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培育情操,提升修养,也可能由“好”而“贪”、由“雅”而“腐”。

  秦玉海就倒在了这把“双刃剑”下。

  观察秦玉海的履历可以看出,在组织的培养下,他从一名油田工人成长为高级领导干部,其中的努力可想而知。

  而在他的仕途中,河南省焦作市无疑是重要的一步。

  1998年12月,时年45岁的秦玉海从黑龙江省交流到焦作市担任市委副书记、市长,两年后担任市委书记。

  他在焦作期间,力推当地调整经济结构,以发展旅游业替代煤业,5年间实现了由“黑”到“绿”的转身。

  彼时,秦玉海“几乎每周末和节假日都会上山摄影”,因为他,当地的云台山扬名全国,入列国家5A级风景旅游区。

  他的角色开始错位,他的爱好终于招来“私人定制式”腐败。

  于是,一位行贿者表示:“对迷上了摄影的官员,如果你送给他一台相机就相当于送上了‘精神鸦片’,当他咀嚼‘精神鸦片’的时候,就无法自拔。”

  于是,一家公司动用100多万元公款为其购买摄影器材24件。

  十余年间,秦玉海为摄影“烧”的钱高达千万元。但是,用他的话讲,“自己却从没有花过一分钱”。“只要是为了摄影,一切都可以接受。”他宣称。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1年至2013年,被告人秦玉海利用担任焦作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2000余万元。

  《法制日报》记者根据公开消息统计显示,截至12月19日,包括秦玉海在内,今年以来已经有28名中管干部获刑,超过此前两年数字之和——2014年5名中管干部获刑,2015年则有16名中管干部获刑。

  对此,北京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众多落马官员涉嫌犯罪案件进入司法程序,今年以来我国反腐败形势的一个突出特点是,进入了审判贪腐官员的“高峰年”和“审判季”。

  11个月查处1068起微腐败

  12月12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最新的侵害群众利益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典型案例,河北省顺平县腰山镇党委原书记杨爱民、正童村党支部原书记齐永喜就在其中。

  2015年6月,齐永喜和村党支部副书记朱喜贵伪造村民代表会记录,违规将187亩集体林地承包给其“拜把子”陈起松,并私自约定土地补偿款归陈起松所有。

  同年12月,顺平县启动有关征地工作。镇干部马国平、齐永喜与陈起松签订征地补偿合同,经杨爱民同意后,陈起松领取了应属村集体的土地补偿款1234.20万元,并多领地上附着物补偿款170万元,杨爱民通过齐永喜收受陈起松贿赂25万元。

  事发后,杨爱民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马国平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处分,齐永喜、陈起松受到开除党籍处分,上述4人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朱喜贵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加上这起典型案例,中纪委此次共通报了9起典型案例。

  在此次通报两天后,12月1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查处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11月通报。《法制日报》记者统计中纪委网站发布的数据发现,截至11月,中纪委网站共计通报了106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副主任杜治洲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是今年反腐败形势的一个突出特点,即中央反腐败策略更加注重“拍苍蝇,惩微腐”,治理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扶贫领域腐败问题。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还披露,今年1月1日至8月29日,一共公开曝光了扶贫领域突出问题325起。在325起典型案例中,“村官”是主要违纪群体。

上一篇:默克尔称货车冲入圣诞集市事件为“恐怖主义袭击” 下一篇:王建军任青海省代理省长(图/简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