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因举报贪官污吏,被陷害坐牢。还我父亲一个公道
分类:社会监督 热度:

  揭发检举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克山县曙光乡党委副书记周立友贪污犯罪事实打击报复举报人幕后有强大后台!保护伞!

  我叫赵德仁,满族,身份证号:23022919490916431× 。现住克山县发展乡平安村。

  2009年-2014年我村村民,联名举报周立友贪污犯罪事实,我是村民举报代表。

  2004年-2008年,周立友为发展乡副乡长,派到我村兼任党支部书记,到任后权钱全管,五年期间贪污村机动地承包款,粮食直补款………130余万元。

  2014年4月21日经克山县纪检委介入查处,封账审核,认为周立友贪污数额较大,周立友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2014年7月10日,自愿主动拿出14万元人民币,收买上访民心,担心贪污事实败露,事隔两年之多,周立友的五兄弟以周立国的名义才报案,周立国想替周立友承担顶罪,法律决不允许。

  2016年4月30日,周立友是国家干部,最担心贪污事实败露,另外周立友还有一条私卖村林权款约80万元说不清,因此收买不法官员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将我同年5月11日批准逮捕,当日由克山县公安局执行,现羁押于克山县看守所。

  我百思不解的是自己没有敲诈周立友,是周立友为了平事,主动托人劝说,我和周立友根本一次面都没见到,他让他的五兄弟周立国交给我14万元人民币,说是五年的上访费用款,没有巨额的贪污?拿出14万元给别人?问周立友如何解释?

  周立友贪污事实略举几个实例如下:

  一,克纪检委 50天把王庆祥(村会计)抄的账数目反馈我们,5年的收入340余万元,支出360余万元,一个不大的村子,年支出72万余元,太荒唐了,这是贪污百万余元的铁证!村民最知道哪项支出是否真与假。

  二,2004年公路沙石款应归县,乡财政支出,结果周立友在村核销27.160.00元。社员出车拉沙,只有2台车(宋本生,杨元峰)二人合计挣得3.080.00元,下余24.000.00元让其侵占。

  三,2006年村打一眼扶贫井,费用由国家负责,可周立友借机巧立名目每亩地让社员摊8元,共计3万余元,俩工款又核销6万5千多元,合计9万多元,不知去向。

  四,2009年机动地承包期未满,他自作主张又续了三年合同,共计200余亩×270元,包期加三年承包费20余万元,都没入账。

  五,机动地1200多亩粮补款三年没入账,计10多万元没下收入。

  六,私自把村固定财产,24吨地储水价值1万多元,精量点播机一台价值1万8千多元卖掉揣进他的腰包。

  七,私卖林权,利用手中职权将我村18条树带护宅林 20多年树龄每棵做价8元(还没有树载子的价格)的价格,以假名形式卖给自己的大舅子李洪国(外地户口现住克山)。18条树带1万6千余棵大树以10万余元的价格卖掉,给村里集体财产造成重大损失,利用职务便利为其自己谋权利益!非法转让林权情况如下:

  1,上级精神转让林权必须可村民优先来买,必须召开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会,公开竟价转卖,可这一切规定平安村都没有做到。只召开几个党员和我几个村领导家属和关系户,因村里从来就没有选过合法代表开的会,会上只说修通乡公路筹款卖树,可修通乡公路是市县财政拨款,这根本不靠谱,就这样村领导假借虚名,在乡副乡长周立友的背后操崇之下,其弟周立国(村主任)召开了会议,会上退休的老支部书记张继才不同意卖树,也没有阻止住。

  2.就这样走一下形式,在村主任周立国主持下,将20多年树龄有80% 每棵做价8元钱,连一颗树载子钱都不值得低廉价格做价,根本没有通过群众,也没有竟价的情况下,将村里18条树带做的低廉价格才10万余元用的假名(兴安木业)在村里入的账后,在林业局办理林权证时又用,周村长的哥哥周副乡长的大舅子李洪国代替办的林权证,巧利名目的把:林带,实际所有权归周立友(原乡副乡长现任曙光乡副书记和平安村村主任周立国)所有(现任村书记)?老百姓根本不知每棵树定价多少钱和卖多少钱,都是背着群众做的价,他们是在瞒天过海,愚弄百姓的手段极为奸诈,卑鄙!不可告人!

  3,更说明问题是2014年周副乡长之妻李红梅将一条树带以每棵30元卖给卢冲计630棵,计价2万多元,可这条树带村里实入账才360棵就少入270余棵的收入,这样计算18条林带。他们就得少入账5000多棵,乡政府在各村转让林权时规定的是20年以上树龄的林带定价是,每棵最少15元,林业站长都知道,可周立国在其哥哥周立友的背后操崇下为了个人私利只订8元一棵,再加上少下收入,给村集体造成经济损失接近20余万元,这是利用手中的权利在损公肥私吗?这就是变向侵占!

  4.终上所述,平安村这次转卖林权是非法的。理由是:(1)当时周副乡长和其弟周村长就有侵占林权的准备,所有只开了几个党员和村领导家的几个亲属和关系户的会议,会上只说修通乡的公路筹款卖树,根本没讲清上级对转卖林权的政策精神,由村民优先。只开了一个不靠谱的会走走形式罢了!

  (2)村订价每棵树按乡政府的少一半,而且没有通过群众,原则应该社员都知晓价钱,承包方式,先可村民公开竟价转让等,才是公平。公正,合理。合法。

  (3)更严重的是他们哥俩利用手中的权利。用他们直系亲属顶名代替变项低价索取,给集体造成重大损失,所以说此次转卖林权是违法的,无效的,递交在我揭发检举信的同时。县检察院和经侦科还没有调查之前。周立友将头十年卖掉的价值一万八千余元精播机和一万余元的大水罐以废铁的形式买回来顶坑,而且还不是原来的,自己却说借出去了,而不是卖了,这太可笑了吧。谁家的东西往外借一借就是十多年。这是在说谎,这就是被他卖掉揣进自己腰包的。这就是变项侵占村里集体财产。请有关领导重视这样事情,挽回周立友对我们村造成的重大经济损失,还老百姓个公道。看来周立友的势力之大,保护伞之大。愿党中央的领导下对腐败关于0容忍。将有损害于党的形象的不法官员彻底消除。还百姓一个大好的晴天!

  举报人:赵德义 15636268477

  于海潮 赵美芳

  孙亚丽 杨树清

  赵美玲 赵德凤

  张威 刘金合

  张锡顺
上一篇:温柔的,又骑着驴 下一篇:说说重庆协和医院是怎么样乱收费加上忽悠坑我的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