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五大快到十九大 创业者的悲惨下场 新闻控诉人:张炳正,63岁
分类:社会监督 热度:

  从十五大快到十九大
  创业者悲惨下场
  新闻控诉人:张炳正,63岁,江苏省句容市原下蜀镇现宝华镇华山行政村东阁盖自然村,身份证321123195411282814.电话:
  98年前后我处采石行业大萧条,我倾其所有与借债艰难起死回生他人倒闭报废几十年无人问津,年产值“各千万元的两个石矿”因刚将石矿买下确实无钱送刚上台的村书记(原村主任)陶贤根等人的好处费,陶书记等人为了泄愤绞尽脑汁精心策划,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的公开破坏。99年秋将我倾其所有与借债艰难起死回生他人倒闭报废十几年两个年产值“各”千万元的石矿搞垮,搞得我倾家荡产还不泄愤,又将我石矿几万元的财物强盗似的用矿渣强行埋掉,我去制止他等人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的故意破坏与毁掉故意破坏的“现场”以及一而再毁我的财物,并两次被打伤、紧接着陶书记等人又将我矿的几万元机械毁掉扔掉,又将我矿的高压线等90年就价值1.4万元钱拆卖掉(90年我处的村书记一年的工资仅几百元钱)。
  因石矿被精心策划的故意破坏搞垮,数万元财物被强行毁掉、扔掉、卖掉,我先天三等残疾女儿读初中无钱交学费被迫辍学,为了生存16岁便外出打工,儿子有亲朋帮助抚养,四等残疾的妻子生活不下去,多次离家出走,母亲生病无钱治悲愤“离开人世”他们还买通多人作伪证做成铁案到法院诬告讹诈
  陶书记等人又仗着有镇政府主要干部派出所长与句容,镇江公、检、法局长,院长,政法委,纪委书记等撑腰竟然又公开的赤裸裸的肆无忌惮的无止尽的丧心病狂的疯狂的一而再报复我、其中一次就再一次导致我又是几万元重大经济损失,连民事诉讼权也被剥夺了,陶书记等人的所作所为严重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故意”犯罪,刑法“破坏生产经营”罪,刑法“毁坏公私财物”罪,而且是一而再、刑法“故意伤害”罪,刑法“破坏电力设施”罪,刑法“盗窃”罪,刑法“打击报复”罪,又是一而再、并构成严重犯罪。受害人我先后无数次到镇派出所与市公安局报案,然而在钱权的黑暗交易下派出所与公安局坚决不立案,并对我威胁恐吓,我被逼到绝境到检察院控告,检察院先是将我的控告书毁掉,后更是一言难尽,万般无奈之下我到法院起诉被强行埋掉的石子等。句容法院非法判案,扣押我的上诉状,毁我的证据,中院为了堵我的嘴判赔我的一点钱。执行到坚决不给我,要黑掉,听证会又被“取消”。
  镇政府为了替陶书记等一而再严重犯罪分子光天化日之下公开的赤裸裸的违法犯罪隐瞒,掩盖开脱罪责,竟然公开的出证明作“伪证”,伪证现在我手上,刑法、三百零五条“伪证”罪,镇政府与派出所以及市公,检,法,政法委等强迫我民事案撤诉,为了强迫我此案撤诉他们连人性都丧失了,镇政府与派出所以及市公安局等为了不许我控告陶书记等一而再严重违法犯罪分子,竟然多次将我的身份证毁掉。
  受害人我在十八年的讨公道路上无数次的遭到威胁,恐吓,殴打,辱骂与绑架以及几十次的囚禁拘留(拘留不给拘留证)受害人我在讨公道时的挨饿受冻与他们长期的残酷精神折磨下,尤其是在句容公,检,法等折磨下,2000年一日爆发五种疾病,50多岁便生了罕见的“老年性大脑改变”怪病,镇政府主要干部与派出所长以及市公、检、法执法无监督执法部门的主要干部为了不许我讨公道,长期对我任意的蹂躏,残酷的迫害、他们为了帮助陶书记等一而再重要犯罪分子将受害人我置于死地而后快,2015年竟然对受害人我栽赃,陷害,以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将我抓坐牢,在他们的残酷精神折磨下,在大牢里再一次身患重病,步履维艰,不给治疗。
  依法治国,法在何处,有钱有权人杀人放火有功,无钱无权人讨公道有罪,究竟是依法治国还是依权治国,究竟是法制社会还是人性泯灭的人吃人社会,奴隶社会是“刑”不上大夫,而今的法制社会法连一个村书记也不制了,依法治国,法在何处!

  梅开梅落十八转, 我悲豺狼叫,
  长夜苦海不见岸, 我哭豺狼笑,
  善恶全由钱权说, 钱权是国法,
  良知人性皆不谈。 何时有公道。


  2016.11.17
上一篇:我该交物管费吗? 下一篇:大连贵金属诈骗,大家要认清并团结一起声讨周景锋团伙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