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而无信+颠倒黑白,法庭领导“逗你玩”!
分类:社会监督 热度:

  言而无信+颠倒黑白法庭领导“逗你玩”!
  ————北京朝阳法院南磨房法庭涉诉信访怪事之六

  诚信,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也是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小到个人,大到国家,诚实信用都是最弥足珍贵的东西。美国建国之初,独立战争虽然胜利了,但当时的美国已经丧失了国际信用,其在大陆议会时期发行的债券跌到了面值的2%,以致欧洲的那些大银行都不愿和美国来往。为此,美国政府不得不付出巨大的努力和代价,艰难地重建国际信用。而在我们国家,对诚信的重视更是古已有之。秦孝公任用商鞅变法,在变法之初,为了建立信用,让人民信服国家不是在“逗你玩”,商鞅首先就祭出了“立木赏金”的第一步,这和后世无数圣君贤相当政之初皆采取措施“取信于民”都是一样的道理。这表明我国古代的统治者早早就懂得建立国家诚信、获得百姓对国家的信任是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而司法机关作为一国诚信的重要窗口,更应成为取信于民、维护国家和法律公信力的榜样。在21世纪的今天,在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下,国家司法机关的诚信,是每个老百姓重要的倚靠,也是国家取信于民的具体体现。在司法机关里,领导是规章和纪律的执行者和监督者,他们更应当是下属的楷模,诚实守信的典范。试想,如果司法部门的领导者,都毫无诚信,信口胡言,甚至包庇违纪,以身试法,那么老百姓还会对国家的诚信和党的威信心存信任吗?!
  很遗憾,我日前在一次正式的涉诉信访接待中,就亲身领教了法院领导言而无信,忽悠当事人,甚至完全不顾客观事实、颠倒黑白地为违纪法官开脱的精彩表演。这种言而无信,信口雌黄,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的行为,实在令我大跌眼镜!
  在本系列的前几篇文章里,我揭露了朝阳区法院南磨房法庭主管信访工作的于爽副庭长在处理举报的接访中违背信访原则,无视证据和事实,仅凭主观臆测为违纪法官推责,包庇违纪法官的恶行!本文中我将晒一晒她在处理举报的信访谈话中是怎样言而无信,指鹿为马,又是怎样破坏司法公信力,怎样刷新道德底线的!
  2016年9月21日,在我依法举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南磨房法庭白小莉法官严重违纪问题的1年半后,在该庭安排的第二次针对举报问题的调查谈话中,主持谈话、负责信访的该庭于爽副庭长在谈话快结束前询问我,是否愿意接受北京市公益法律服务中心作为第三方介入到本案的信访举报的化解工作。如果愿意,该中心将介入到本案的涉诉信访中来。虽然对此次谈话中于爽副庭长的推责态度和对立立场深感失望,但感觉她这样的说法至少不会是忽悠,本着“有理行遍天下”的信念,相信有第三方(由多位经验丰富、立场中立的的法律专家组成)介入调查,就有机会还原事实真相,最终实现自己的合法权利,我就答应了,并在告知书上签了字。当时于副庭长就向我告知,相关材料将会很快交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并承诺公益法律服务中心很快就会主动和我联系。然而,从那次谈话结束,迄今已经过了3个多月了,无论是高院的纪检、信访部门还是公益法律服务中心,从没人和我联系,给予回复。难道我又被忽悠了,所谓的第三方不过是骗我在笔录上签字以便于他们好向上交差?3个多月还不久吗,莫非于副庭长大人的“很快”,是要等上一年半载?无论结果怎样,作为一个已经涉诉5年多、为了维权而与日本丰田、违纪法官艰难对峙的消费者,我实在消受不起这样的“忽悠”,承受不起这样的“等待”。于副庭长大人,你作为主管信访的副庭长,在正式谈话中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南磨房法庭,你代表组织给予了老百姓承诺,你的言而无信,伤害的不仅仅是你一人的形象,更是人民法院本来就已经不佳的信用,你的一言一行,都影响着当事人对法律和法院的评判!
  于副庭长在此次谈话中的精彩表现何止于上面的言而无信,其颠倒黑白、信口雌黄的本领更是让人叫绝!谈话中,我向其反映了一审法官白小莉歪曲事实,在一审判决中公然反判,认定我方承认一份被告为推卸责任而伪造的重要证据的真实性。而事实上,被告在一审中向法庭提交的证据四包括一份2011年6月5日的结算单以及一份2011年9月6日的《任务委托书》。在庭审中,对于6月5日结算单的真实性,我方是认可的,但对于2011年9月6日《任务委托书》的真实性,我方是坚决否认的,并在提交的质证意见中我方又以书面形式再次明确无误地表示不认可它的真实性,且在代理词中强调其“没有原告的签字,是被告为推卸责任、嫁祸于人事后杜撰的”。可万万没有想到,白小莉法官竟敢无视庭审笔录和质证意见中清晰明确的记录,歪曲事实公然反判——我认可被告伪造的《任务委托书》的真实性(这意味着我起诉被告是无事生非,故意制造矛盾)!更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主管信访工作的于爽副庭长对于我的举报,竟然敢手拿白字黑字的卷宗资料、面对其上清晰明确的记录断章取义、颠倒黑白,当着我的面指着庭审笔录中我方认可6月5日结算单真实性的记录,就武断地认定这是我方认可了9月6日《任务委托书》的真实性。天啊,这是人类的逻辑吗?!敢问尊贵的于副庭长大人,原告认可了A事实,就意味着认可了B事实吗?对证据四的“部分认可”即是对证据四的全部认可吗?难道一个人承认了偷窃就意味着承认了杀人吗?那以于副庭长大人你的逻辑来推定,你判错了张三的案子,是不是就等于也判错了李四的案子,以此类推,那能不能进一步认定你所判决的所有案子都判错了呢?!古有赵高指鹿为马,炫示其淫威;今有于副庭长颠倒黑白,包庇违纪法官,请问于副庭长大人,你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于爽副庭长大人和朝阳法院的领导们,你们手握人民赋予的权力,肩负的是法律的公平正义,代表的是司法的形象,怎可以连基本的诚信都不讲,无视对举报人的承诺,甚至为违纪法官颠倒黑白、信口雌黄?你们还有点共产党人的底线吗?!还有点法律人的底线吗?!还有点做人的底线吗?!国家的诚信,党的威信,法律的尊严,老百姓对党和国家的信任就这样被你们的“精彩表现”蚕食殆尽了!
上一篇:100元能否买良心——@福景佳苑@济南市中区房地产开发(集团)总公司 下一篇:火车成为杀人魔,失独家庭谁来关爱?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