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理何在?湖北老河口市小伙婚礼变葬礼“周年祭”
分类:社会监督 热度:

  ——23岁即将成婚的阳光男孩被丧心病狂的一家人用鱼叉狠心戳死,一年后的今天他的尸体仍然躺着酷寒的尸柜里!
  今天是2016年的9月21日,如果没有一年前那个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或者湖北省老河口市竹林桥周岗村2组的周小举一家此刻正期待着一个新生命的出生,也可能已经含饴弄孙,尽享天伦;或者周正罡这个过了24岁的巨细伙已为人夫,为人父,越发的了解了为人怙恃的不易,而更孝心怙恃;又或者他已在广州按部就班的成绩了本身小小的事业,为本身爱的人撑起了
  
  
  
  
  
  
  
  

  一片美满的小天地。
  然而所有的一切遏制在了2015年9月21日的上午10时许,这个满怀幸福和等候的年轻人带着遗憾;带着不甘;带着未婚妻的哀痛;带着怙恃家人的绝望;更带着不解的谜团躺在酷寒的停尸柜里,至今无法瞑目。他永远等不来他场等候已久的婚礼了,也无法给那个他爱的女孩子披上一袭白纱娶她入门,白头偕老了。
  在案发一年前的今天,23岁即将成婚的阳光男孩被丧心病狂的一家人用鱼叉狠心戳死(照片),手段暴虐、尸体被解刨出来可以说惨不忍睹(照片),不管历程如何到一年后的今天这个案件仍然没能结案,我们无法得知为何2015年9月案发,却直到在2016年6月30日才第一次开庭审理,而这次的审理案件的老河口市法院却没有给到任何的说法,没有判决功效;没有明确定性案件;也没有任何干于下次开庭的打算及排期;不判不决是为了什么?难点疑点在哪里?为了什么我们的本地公检法构造可以这样的不遵照国度的法令流程来执行治理呢?
  《刑事诉讼法》对付公检法各个环节处理惩罚时限的划定如下:
  1.第一百五十四条对犯法嫌疑人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不得凌驾二个月。案情庞大、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可以经上一级人民查看院核准耽误一个月。
  2.第一百六十九条人民查看院对付公安构造移送告状的案件,该当在一个月以内作出决定,重大、庞大的案件,可以耽误半个月。
  3.第二百零二条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该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凌驾三个月。对付可能判正法刑的案件大概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条划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核准,可以耽误三个月;因非凡环境还需要耽误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这个案件产生在2105年的?9月21日?,同时凶手是在2015年9月28日就核准逮捕了,如果凭据这个时间来进行,这个案件怎么都应该拿到一审的功效了,但是我就是不大白为什么直到此刻凶手仍然还在看守所羁押,不大白法院查看院是有何“重大的,庞大的”理由要来耽搁案情的审理判决呢?就算真的有庞大的案情不能处理惩罚,为安在受害人家属一次一次的追问下不能给以一个明确的说明呢?这可是杀人案件,附属刑事重大案件?我们的公检法在干什么,国泰民安是口号吗?国度有力兵器“法令”,是用来摧残老黎民的吗?

  我们转头再看看,引发这个悲剧的最开始。所有的一切都是周正罡母亲在2013年9月6日下午14时30分许遭遇的一场交通闯祸逃逸的案件。这起交通变乱造成了他母亲韩建华右肾摘除,面部毁容的下场。在有浩瀚现场目击证人的环境下,交警部分却以双方都是一个镇的人;彼此认识;不算闯祸逃逸为由迟迟不愿受理。交通变乱的闯祸人同样就是杀人凶手:周富安!!!他无证驾驶着无牌照的拖拉机在周岗小学四周无明显提示(转向手势或减速回看)转弯,死者的母亲韩建华骑着摩托车毫无戒备撞上去,人就地撞处处于昏倒状态,毫无自救能力,在韩建华受伤倒地,血流成河的时候,仅仅给村支书打了一个电话,就急匆慌忙的逃逸了,为何他不是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为何村支书明确要求他不要分开,不要粉碎现场的时候逃逸了?为何撞了本身旦夕相见的同村人后,可以如此淡定的分开呢?
  为何过后在居多目击证人作证他闯祸时仍然多次抵赖,不认可事实呢?为何造成这样严重伤害了还不肯意抵偿受害者医疗用度呢?其原因就是韩建华没有获得交通部分的《交通变乱证明》,而交警部分不愿出具的原因就是:都是一个村的,这样不算闯祸逃逸。无奈之下,后经多次上访起诉,老河口市交警大队才于2014年12月12日给出具了《门路交通变乱证明》确认了这场交通变乱,这一纸证明足足迟了一年三个月。而直到周正罡归天后的2015年10月12日交警大队才出具委托要是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做法医鉴定;并于2015年10月15日出具鉴定功效:韩建华,重伤二级。这个重伤的认定足足期待了两年多。这是这个孩子用命为母亲要来的司法鉴定;这是这个孩子用命为母亲讨来的公平。
  为什么一场有目击证人并造成人员伤残的交通闯祸案要受害人长达一年多的上访起诉才有一纸变乱认定?一个变乱认定书就那么难出具吗?难道就是因为是一个村的村民撞人就不算闯祸?跑了不算逃逸?为何要一个年轻的生命逝去才换来早就应该做的司法鉴定?为什么要拿一条性命来换一个早就应该给到的一个公平?
  就因为,变乱产生后交警部分的不受理不处理惩罚,多方推诿不办案才导致周富安拒不认可及毁谤变乱事实,而且拒不抵偿受害者任何损失。为何交警部分可以这样的胆大妄为的漠视法令规矩?变乱产生后两年多时间我们的当局做了什么?我们的公权力在哪里?不作为的行为为什么不能获得更正?为什么比及老黎民支付血的代价了,才会来处理惩罚解决?期待隐患、暴力、悲剧产生,让公家怎么再去相信法令时效性、合理性?

  为此,我们实验着追寻这个中曾经经历的所有轨迹,不单未能解开所有的迷雾,反而让我们陷入了无尽的追问,追问是什么造就了这个悲剧的产生?追问为什么在一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不能获得一个明确的答案?追问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在阻止这个事件凭据正常的措施向下成长?
  让我们一起再一次的回首一下这个让人心痛的事件吧:
  2015年9月20日晚?10时?许周正罡和本身的妹妹及小姨父由广州开车回抵家乡老河口市竹林桥镇,筹备和前期已经提前返来的未婚妻一同筹办本身即将在?10月8日?举行的婚礼,对付这场婚礼他已经等候已久,为了给本身爱人一个美好的婚礼,他筹备一年多(文定是在2014年春节)。此前,他幸福的通知他的同学挚友和在外事情的堂表兄妹本身婚礼的时间,也欢快的邀请他们来参与他的婚礼,见证他的幸福。然而在此时而今,在最后属于他们的幸福光阴中没人知道也没人意识到一场杀戮会在之后降临。??
  2015年9月21日上午10点39分,父亲周小举接到母亲韩建华的电话说“儿子周正罡在周岗河坝受伤了”。而死者母亲却是从特意摩托车抵家里来通知这个动静的周长军口中得知的,周长军是凶手周富安的宗子。于是周小举和家人周家强立刻赶到了案发明场,那时周正罡已经倒在了玉米地里,随后达到的竹林桥派出所民警现场勘查时认定“已无生命迹象”,在随后送往医院后确认死亡。凭据厥后法医鉴定陈诉显示:死者周正罡被凶手周富安用铁制鱼叉戳穿颈部大动脉血管造成两处贯串性创伤失血过多而亡。
  而造成这个案件的起因,凭据过后公安构造相关笔录显示:死者是在私下找凶手索要其母亲交通闯祸抵偿金而与之发生打架后自卫杀人。
  关于死者母亲在2013年9月产生的交通闯祸逃逸变乱的案件,造成左肾摘除;面部骨折毁容。由于交警部分的恒久置之不理,死者的母亲和家人在变乱产生后的近两年时间里多次上访起诉及寻求法令途径解决此问题。死者本人恒久在外事情根基上没有加入此事,而且家里人一直认为只有通过法令途径才气讨回应有的抵偿,所以底子不会存在死者主动带刀去凶手家威胁滋事。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他要去找凶手?为什么把本身带到了死亡现场?今后时开始我们陷入了无尽的谜团中:

  1.为什么周正罡在回家筹办婚礼的第二天就去了凶手位于贺湾水库边的河坝上住处呢?(凶手两伉俪一直受雇于本地鱼塘老板姜老四<姜金国>在贺湾水库看守鱼塘)
  为什么不是去见许久未见即将成婚的未婚妻而是要去闹事?
  为什么21日上午死者舅舅和三姑都在其家中商讨,下午一同去市区看婚纱,并由他提出中午要去大舅舅家吃午饭后,他要独自一个去凶手家?
  为什么他跟妈妈说要去买牛奶的他,却呈此刻了凶案现场?而买牛奶的小店就在凶手宗子周长军的打扮店隔邻?他是否有在此遇到周长军并与之配合达到现场呢?
  这些个为什么让我们迷惑,他为什么去了现场?如果是预先想要去滋事为何要单枪匹马一小我私家去,并还在婚礼前送葬了本身的性命?如果不是预先要去,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姑且起意,是受到引诱照旧被人激怒?那是谁引诱激怒了他?
  PS:死者父亲的问询笔录中曾经提到有人看见死者与周长军交谈交涉他母亲交通变乱的问题,然后死者先分开,然后周长军随着分开。但是这个问题公安部分没有给出核查功效。

  2.按照周长军的供词说:他是去河坝摘黄瓜的时候看到死者倒在玉米地后,前往向他父亲了解其时的环境的,为什么他看到周正罡满是鲜血倒在玉米地的时候不是第一时间报警打110和120救人,并且立刻回家询问他父亲呢?是否他已经得知周正罡去往他家?是否他已经有知道这个案件会产生呢?而且在他的问讯笔录中他认可在案发时间段内有曾经换过衣服,为什么要换?仅仅如他所说的因为热?为什么没有找到可以证明他案发时不在现场的证人核实呢?为什么没有详细了解核实他所提供的衣服是否就是改换前所穿的呢?

  3.在时间点上我们梳理一下:死者父亲是?在10:39?分接到妻子电话的,那么他母亲也就是?在10:39?分前被凶手宗子周长军通知而得知此事,案发明场距离死者家骑摩托车至少要5到6分钟,跟死者家人描述环境最少要1到2分钟,同时周长军跟凶手了解环境也是需要一按时间的。就是说周长军最迟要?在10:30?分前后分开现场动身去往死者家;?10:28?分前看到周正罡倒在玉米地里的。但是我们在现场勘验中却发明周正罡曾经?在10:34?分的时候持续拨打了三个电话给本身的妹妹和伴侣。我们知道当人的颈部大动脉被造贯串性损伤的时候,会在短短的几分钟失血过多而亡或陷入昏倒状态,那么也就是说他是?在10:34?分后失去意识的。这样算,从周长军看到死者到死者失去意识这个历程有整整6到7分钟,为何死者倒下7分钟之久却一直没有行动,却要在最后失去意识前才拨打电话?颈部大动脉贯串性损伤(两处开放性创伤,个中一个造成颈大动脉断裂)这样的伤情怎样可以对峙最少十几分钟(从受伤到昏倒)以上?这个不合逻辑也不合科学纪律!!!??????
  同时凶手的老婆?在10:15?的时候打电话报警说:死者在他们家闹事,并说死者与周富安产生打架。从凶手妻子打电话报警到凶手宗子分开现场去通知,这中间的15分钟产生了什么?在厥后的凶手供词表述,双方的打架相当激烈。那么为什么我们在厥后的法医鉴定陈诉中没有发明死者有任何的打架陈迹,而凶手周富安也仅仅是手指划伤,身体也无打架陈迹呢?打架的历程真实吗?如果没有打架,那是什么理由要行凶杀人呢??

  案发明场是在凶手家里,现场目前至少3人,周富安、周富安妻子与死者。如果周长军不在案发明场,那为什么怎么这么巧他是第一个获得动静的,而不是周富安选择报警抢救?同时鱼塘老板姜金国的供词中提到:周富安行凶后打电话给他,他得知这个环境后,立刻给周长军打电话,但是接电话的却不是周长军本人,而是他老婆。电话的通话时间为何没有观测?通话记录为什么没有提取留证?而这时周长军在哪里?在干什么?
  杀害周正罡时到底有几小我私家在凶案现场?周长军到底几时达到的?又是什么时候看到死者的?他看到死者是倒卧玉米地照旧案发正在进行时?周长军当天的勾当轨迹为何没有了解走访?他是否加入个中,为何无观测考证?是否有存在串供的时间和可能?如此多疑点的一小我私家为什么没有完整的质料来确定他其时的勾当环境呢?又为什么放过了这些疑点?

  4.死者父亲接到电话的时候恰好就在案发明场四周,他达到现场仅仅只用了5分钟阁下,同时达到的另有竹林桥派出所。在勘验现场的时候已经证实周正罡已无生命迹象。那么从案发到死亡这短短的几十分钟周正罡又经历什么样的痛苦过程你:凭据凶手的供词供述:因为彼此打架,他是在客厅的桌子前用鱼叉戳到死者颈部的,而且我们在案发明场的门和墙壁距地1米阁下发明了喷射性的血迹,这表白死者颈部的鱼叉是在这个部位被拔出的,但是其时的现场勘验却没有发明任何的打架陈迹,为什么打架了却没有陈迹留下?打架的说法创立吗?
  同时死者在从此勉强走到并倒在距离第一现场南侧56米外的玉米地里(如果凶手的儿子周长军的说法真的是事实那么10点30分死者已经倒下在此),一路上洒满了他的血迹。我们无法得知这个可怜的孩子是用了多长的时间走到他倒下的处所?凭据供词供诉时案发历程双方曾经产生过激烈的打架,那么这短短的十几分钟毕竟是如何打架;又如何有足够的时间让死者一步一步的走到距离56米外的玉米地的呢?
  到底是打电话报警死者滋事在前照旧预谋杀人行凶在先?其时的一切只有凶手清楚,为什么我们的公安干警没有观测出个功效呢?为什么没有精确去演算这个历程的准确时间呢?如果报警在前打架在后,那么这个案子可能会以不对杀人来审判;但是如果是预谋行凶在先,那么这就是赤裸裸的存心谋杀,性质完全的差异。难道我们的公检法专业人士不知道不清楚这个区别吗?

  5.在其时死者的家属伴随勘验现场时发明,不只仅只是在凶手招供的第一现场的客厅里有打架的陈迹和血迹,同时发此刻里面的小房间(柴房或是杂物间)里同样有大量的血迹。那么为什么我们在案情传递上没有看到关于这个位置的案件说明环境呢?是不小心的疏漏照旧存心的回避,我无从了解。那么真实的第一现场到底在哪里?案发的经过是否切合逻辑?现场和供词是否一致无疑?为何没有深究?严谨的鉴定事情怎么就这样马虎了事了呢?
  也就在方才案发的第二天上午,死者的表姐再次去到现场的时候发明,还在家属对案情仍然有居多疑问的状况下,在完全没有通知家属的环境下就解禁了凶杀现场,而凶手的妻子居然在这个她亲眼目睹了本身的家人杀害了一个他们熟悉的,眼看着长大的年轻生命的杀人现场用那个仍然溅有死者血迹的电饭锅煮鸡蛋,当我听到死者家属向我哭诉这个工作的时候,我惊呆了,不禁感应,这是要多么的冷酷麻木才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来?是要多么的的冷血无情才可以如此漠视一个鲜活生命在本身眼前消失?难道就不畏惧,不愧疚,不于心不安吗?

  6.另外一个事实也同样从侧面证实了凶手一家的丧心病狂,冷漠无情,及作案时的猖獗残酷,从案发到死者失血过多整整的四五十分钟的时间里,他们没有打过任何的电话通知120,110及采纳任何调停法子来施救死者;按照死者的验尸陈诉显示:死者致死的直接原因为鱼叉造成颈部贯串性损伤导致大动脉血管割裂,闯祸之后丢下死者于掉臂,导致失血过多死亡。而死者家属接到周长军奉告死者受伤的讯息时,周长军表示异常沉着,死者家属前往案发明场死者几乎已无生命迹象,并将受害人送至医院后证实已经死亡时,整个历程这一家人表示得极为淡定、冷血,令人心痛。是什么原因使他们对一个同村的,看着长大的孩子下如此辣手?
  是什么原因施暴后周正罡生命紧急现场却能见死不救?为什么为了沉没罪证就暴虐的拔了凶器,非要致其于死地呢?难道真的是他们杀人后那么淡定吗?照旧一家人忙于扑灭证据,同谋“串供”谁来抵命没有时间?

  7.验尸陈诉显示鱼叉是从死者颈部下方刺入,并造成了两处2cm以上的贯串性创伤,锁骨下动脉血管完全断裂,两处创伤相距10cm,因此可见行凶的鱼叉是相当大而且相当尖锐的,而且是需要相当大的力量才可以造成这样的贯串性创伤。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头儿是否有那么大的劲造成这样的伤口呢?是他一人之力照旧有他人互助呢?
  而在我们可以看到的关于凶手周富安的前后5次提审供词中对付行凶历程的都有差异的描述,先是说因为地上有水导致脚滑失手戳中死者(现场勘验并未发明有水迹),厥后又讲坐在桌子前为了对抗死者的拿刀袭击而戳中死者,前后矛盾丛丛,为何没有认定确切的行凶历程呢?对付凶手的供述为何没有现场验证是否创立呢?
  鱼叉为何呈此刻家里,正常环境下鱼叉作为鱼塘的出产东西是会在水库鱼塘处使用和存放的,为何凶手把它拿回家了?带回家的目的是什么?为何作案的鱼叉有打磨的陈迹,刀刃尖锐呢?是否有预谋行凶的可能呢?
  为安在戳中死者后要拔了凶器呢?凭据凶手老婆的供词称,鱼叉是凶手周富安拔的,那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拔出凶器呢?如此丧心病狂的拔掉凶器就是为了扑灭证据,要否则为什么在案发后警方查获的凶器是已经清洗洁净又在土里来回磨蹭过了的呢?
  拔掉鱼叉,就一个简单的行动其功效天差地别,如果没有拔出来;如果及时送医;或者周正罡的家人今天还能看到本身的孩子成婚生子。为何凶手要如此般丧尽天良的致这个孩子与死地呢?又是如等强悍的心理素质让他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8.到底是自卫照旧预谋杀人呢?凭据凶手供诉:当天周正罡携带一把全长34cm;刀刃22X5.5cm的刀意图行凶,那么这把刀是哪里来的?死者恒久在外事情,去凶手家时所骑的摩托车是其怙恃平时使用的,就算里面有刀,死者也未必知悉;死者早上分开家是去买牛奶的(有证人证实见到死者在小卖部呈现),为何要携带凶器呢?
  过后家属辨认,刀不是出自本身家,那么周正罡的刀从何而来?越发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把刀反重复复的在襄阳/武汉验了六次上面都没有死者的DNA/血迹和指纹,只验出了凶手周富安的血迹。为何这把刀只仅仅查验是否有死者的指纹,却无查验是否有其他人的指纹呢?刀划伤了凶手,却无死者的指纹,那是谁持的刀?又是谁划伤了凶手呢?是被伤害照旧自残伪造证据呢?

  那么这把刀从何而来就变的极为要害,它将决定此案到是何性质,为什么就到此为止了呢?为何没有深究其来源呢?
  同样在凶手老婆苏守娥的供词中提到:她看到刀边有一个脏布套,她想这个应该是用来包裹刀的,她就把布套丢火炉里烧了。烧的到底是什么?真的是包裹刀的布套吗?如果是周正罡带来的刀套,为什么要烧?为什么要扑灭所谓死者带刀来的证据呢?有没有可能烧的是擦拭凶器和相关现场证物的布料呢?另有没有可能是某个涉案人员的血衣呢?为何其时没有观测留证呢?谁的疏忽?
  而且其时她要去捡刀,周富安不让捡,说警察来了要取证;既然他们也知道警察要取证,那么为何周富安看到苏守娥清洗杀人的鱼叉却不阻止呢?这不就是赤裸裸的协助扑灭证据吗?为何苏守娥这样明显协助犯法不是事实吗?这样的行径不是得罪刑法了吗?为何直至今日无任那边罚法子呢?难道这样的协助扑灭证据就不是犯法?
  最后,我们转头再看看,引发这个悲剧的最开始。所有的一切都是周正罡母亲在2013年9月6日下午14时30分许遭遇的一场交通闯祸逃逸的案件。这起交通变乱造成了他母亲韩建华右肾摘除,面部毁容的下场。在有浩瀚现场目击证人的环境下,交警部分却以双方都是一个镇的人;彼此认识;不算闯祸逃逸为由迟迟不愿受理。交通变乱的闯祸人同样就是杀人凶手:周富安!!!他无证驾驶着无牌照的拖拉机在周岗小学四周撞到了死者的母亲韩建华,在韩建华受伤倒地,血流成河的时候,仅仅给村支书打了一个电话,就急匆慌忙的逃逸了,为何他不是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为何村支书明确要求他不要分开,不要粉碎现场的时候逃逸了?为何撞了本身旦夕相见的同村人后,可以如此淡定的分开呢?
  为何过后在居多目击证人作证他闯祸时仍然多次抵赖,不认可事实呢?为何造成这样严重伤害了还不肯意抵偿受害者医疗用度呢?其原因就是韩建华没有获得交通部分的《交通变乱证明》,而交警部分不愿出具的原因就是:都是一个村的,这样不算闯祸逃逸。无奈之下,后经多次上访起诉,老河口市交警大队才于2014年12月12日给出具了《门路交通变乱证明》确认了这场交通变乱,这一纸证明足足迟了一年三个月。而直到周正罡归天后的2015年10月12日交警大队才出具委托要是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做法医鉴定;并于2015年10月15日出具鉴定功效:韩建华,重伤二级。这个重伤的认定足足期待了两年多。这是这个孩子用命为母亲要来的司法鉴定;这是这个孩子用命为母亲讨来的公平。
  为什么一场有目击证人并造成人员伤残的交通闯祸案要受害人长达一年多的上访起诉才有一纸变乱认定?一个变乱认定书就那么难出具吗?难道就是因为是一个村的村民撞人就不算闯祸?跑了不算逃逸?为何要一个年轻的生命逝去才换来早就应该做的司法鉴定?为什么要拿一条性命来换一个早就应该给到的一个公平?
  就因为,变乱产生后交警部分的不受理不处理惩罚,多方推诿不办案才导致周富安拒不认可及毁谤变乱事实,而且拒不抵偿受害者任何损失。为何交警部分可以这样的胆大妄为的漠视法令规矩?变乱产生后两年多时间我们的当局做了什么?我们的公权力在哪里?不作为的行为为什么不能获得更正?为什么比及老黎民支付血的代价了,才会来处理惩罚解决?期待隐患、暴力、悲剧产生,让公家怎么再去相信法令时效性、合理性?

  我不是一个刑事案件阐明专业人士,也不是一个分明案件侦破的警务人员,越发不是一个逻辑思维能力超群的推理小说作者,我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老黎民,我只能用本身糊口中在法制节目中看到的对象来理解这个案子,我只是写出了我的疑问,写出我了解的事实环境,或者太多的问题被我一再重复提出,也或者我的心思不足缜密漏掉了什么要害的问题。我从未想象过我的人生要面对这样的惨烈悲剧,所以我很歉仄也很遗憾,我未能为此筹备好足够的常识和能力来为他讨回一个应得公平。

  而至今周正罡怙恃仍然没有获得任何的来自于交通变乱的抵偿;同时还蒙受着孩子死不瞑目,不能入土为安的丧子之痛;我们但愿我们的当局可以依法解决此事,将凶手绳之以法,做到合理、公平的尽快审理判决,不放过任何一个暴徒,让公理获得声张;也但愿宽大网友及媒体可以给以辅佐和支持,辅佐我们阐明我们未解的谜团,还原真相。感谢!!!

  这是一篇满满疑点未解,满纸血泪的文章,也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交通变乱的无故拖延而造成两个家庭的悲剧。一个家庭备负了杀人行凶的罪名,一个家庭承接鹤发人送黑发人,失去独一的独生子的痛苦。而最最可怜是那个原本要和爱人一起白头到老的准新娘,筹备好的婚礼却永远等不来她的新郎!

上一篇:茂名国土系统腐败!危害甚大 下一篇:揭发微信诈骗,很多人已经被骗,自己也是受害者。呼吁大家转发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最新热点
图文并茂